那一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的音容笑貌所深深吸引,入迷发呆间,你从我身边走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才感觉失态了。那天的课程我记不起来,我的印象里全都是你,你微微的笑脸,迷人的双眼。那一夜我为你失眠了。

之前,我一直都偏爱那种略带忧郁的女孩,像天空的颜色,蓝里透着白。
所以,对小爱的印象只是觉得她没心没肝、疯疯癫癫、大大咧咧并且爱笑。很小女生的装扮,梳着两根小辫子,有时候没缘由的冲着你笑。
于是,我便也会冲着她笑,心里却想,认个小妹妹也好。
在大学的日子里,我没有渴望爱情经过。是啊,平凡普通的我,除了文章写得通顺,实在找不出过人之处。诚恳、老实、质朴这些品质早在这个年代之前,已经被许多东西打败了。有的时候,在学校的操场,我看着那些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儿,真的不知道,纯洁该到哪里去找。
于是,在文学社的日子里,我喜欢描写纯洁的爱情,那些文字里的女孩儿,像天空的颜色,蓝里透着白。没事的时候,我总是骑着单车,在夕阳西下的傍晚,绕着学校操场,一圈又一圈,因为那个时候,是我觉得与天空最接近的时候。
有的时候,会碰到一群女孩儿,在操场草坪上弹着吉他又唱又跳,都是些小女生的快乐的歌,有个女孩儿特爱笑,有时候还没缘由的冲着你笑,那就是小爱。
我不知道小爱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名字的,只是某天,习惯性的在操场上兜圈子的我,被一个声音足足吓了一跳,那个声音甜美又响亮,声音说:楚慕琦,你的文章好肉麻呦。我一回头,小爱正冲着我坏坏的大笑,我回过头来,忽然发现一个人就走在我正前方,刹车不及,我一个踉跄,小爱笑的声音更大了,我又好气又好笑,朝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她却朝我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我向她走过去,想吓唬吓唬她,她却大摇大摆地也向我走过来。我还没有开口,她先开口了:“小楚,有女朋友了吗?”她老气横秋的小大人模样,一下子使我没了脾气,恢复老实巴交的本性的我,回答得结结巴巴;“干。。。干嘛要告诉你。。。你。”她学着我结巴的样子:“干。。。干嘛要告诉你。。。你,看看你的文章是不是源于生活啊。”我想起了她说我的文章很肉麻,于是说:“我的文章很纯洁啊!”她的语气阴阳怪调:“我的文章很纯洁啊,知道你没谈过恋爱,还写得这么肉麻!哼”木讷的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于是,也略带愤怒的“哼”了一声。
“哼哼”她的回应。
从那以后,我便真正的认识了小爱。我紧张的时候说话结巴,她总是学我结巴的样子;我文章中的女孩儿总是叫做兰儿,她总是嘲笑我,你的兰儿在哪里呢;我骑单车的时候,她有时会趁我不注意跳上我的车,时常让我措手不及,然后她哈哈大笑。我有点小委屈的对她说:”你总是欺负我老实。”她却说:“就爱你那傻样!”然后端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渐渐的,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从她眼里,我看到了天真、坦诚、率直、开朗,当然,还有纯洁。
之前,我一直喜欢淡淡忧郁气质的女孩儿,就像天空的颜色,蓝里透着白,后来,我发觉,纯洁,可以忧郁着,也可以快乐着。
以后,她跳上我单车,在我后面荡着双脚笑着的时候,我喜欢听她银铃般的声音。她端着下巴目不转睛看着我的时候,我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学我结巴的样子的时候,我被她可爱的样子逗得也笑。
她问我,你的兰儿在哪里呢? 我问我自己,是啊,我的兰儿在哪里呢?
我想我是爱上了小爱。
我也一直没有表白过,只是,以后,我文章里的女孩儿,一直快乐的纯洁着。

一连几天,我无论是上课,还是休息,都是想接近你。每次在饭堂吃饭,和室友聊的话题几乎全是你,他们都笑我发花痴
,这些我不在乎。终于在那个不起眼的黄昏,我与你正面接触了,当时我有意装作不懂,向你请教,看着你专心的为我讲解,有种说不出的幸福,一向说话正常的我,那次我变得结巴了。四目相对时,看到你脸上泛起的红晕,煞是好看,没想到平时冷冰冰的你也会感到害羞。

第一次请女孩子吃饭,点了很多,却没有你喜欢吃的,倒是好了你的那些室友,她们个个都说我啥事还请客,到时候别忘了她们。可是你却一言不发,只是又瞪了我一眼,露出一丝奸笑,
转瞬即逝,但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不断地有意接近你,还是换来了你对我的好感。那是才明白小学时老师常说的那句话”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道理。自从你的出现,我几乎忘记了我还有朋友,还有亲人。我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但还是遭到好友们的谴责。

一个晴朗的早晨,看到你一个人在
草坪上看书,我悄悄靠近你,从你的背后伸手递给你一瓶雪碧,你惊讶间回头看到我说了声谢谢!那娇气的声音不敢想象是从你的嘴里发出来的。躺在草坪上,透过树荫,看见阳光变得斑斓炫目,你还是默默的看着书,好像我并不存在一样,这种寂静的感觉真好。

暑假的午后,我们在咖啡厅靠近窗户的位置落座,这时的我们已经认识两年。透过落地窗看着街道上的男男女女,衣衫甚是暴露,目不转睛间,你递来纸巾,说:”搽搽口水吧1″我不至于色的和狼一般吧1你的脸上又一次的露出了坏坏的笑,你的笑容背后不知道又再酝酿着什么计谋。我已经习惯了看你的笑,那种坏坏的笑。

第一次来我家,你显得特拘束,甚至有些缅甸,但还是被我母亲的热情招待所打动了。后来,你在我家人的心目中取代了我的位置,我倒成了客人一样举手无措。有次说好回家陪你和爸妈一起吃饭,可回来晚了,看到你在我卧室留下的纸条(健www463com,!说好一起吃饭的,你食言了,没办法,我只好把留给你的那份也给消灭了,这也算对你的惩罚了,不过,我做事还算厚道,要是饿了,在你的床头柜里有些零食可以帮你解围。)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毕业那年,我陪你去你的家,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城市去了遥远的地方,你的家乡是一座山城,风景秀美,给我一种回归大自然的冲动。哪年的夏天,在山坡的松树下,我第一次吻了你,你告诉我没刷牙,我当时不由的笑出了声,惹来你一声声的讨厌,嬉闹间,天空已经被厚厚的乌云覆盖,雨滴瞬间滴落,本身衣着单薄的我们,一时间不知所措,我脱下T恤为你遮雨,那一刻,我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袭遍全身。

九八年的冬天异常的寒冷,幸亏有你亲手为我编织的围脖,才让我感觉到那一丝丝温暖。围脖的颜色有点老气,样式不算难看,你说要拆了再织,我说不要,必定是你第一次的杰作,就当是一份纪念,是一份见证。

“你混蛋”你第一次带着余怒骂我。那是我们第一次为了装修而吵架,颜色格局都合你的审美观,唯独把放在床头的那尊维纳斯的雕塑,由于比较暴露,怕老人们看到不习惯,就把你的内衣给她穿上了,这不是我不懂艺术,也不是我思想落后,更不是我毁坏艺术形体美,最后你干脆直接把外套给了维纳斯。

“其实被你称为混蛋是我的荣幸,以后你就叫我混蛋好了。”我满脸堆笑的说道。”你想的美,你想听,本小姐还不愿叫呢1你偷偷的笑了。

拥抱也许可以给你安慰,太多的时候,我总想静静地抱着你,让你把头靠在我的肩上,静静地看着天空那轮明月,还有滑落天边的流星。紫薇花、茉莉花成了你的最爱,每到花儿开放,总能闻到满屋子的花香,让我和你的空间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

第一次看到你化妆,我说你妖精,你回头告诉我,”是妖,还没成精呢1我经不住你的精辟的回答,哈哈大笑。

多年后的今天,偶尔的想起,还是那么的幸福甜蜜,原来幸福需要慢慢品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