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伤医事件不断发生,挑动了社会敏感的神经,让人心痛和不安。是什么导致这些“文明”中的“冲突”?是什么给了一些人施暴的理由?有理说理,有法依法,分析和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每个人坚守好法治和道德的底线,既治身,又治心。

来源:律事通

这么多年来,从医患关系到医患矛盾,从医患矛盾到医患纠纷,从医患纠纷到医闹伤医,医患之间,用词越来越生硬,关系越来越对抗,距离越来越遥远。相伴相生的是对医患的定义越来越多,对医患关系的解释越来越复杂,对“医闹”“伤医”越来越纵容。

分析一系列伤医事件,一些医生的确可能存在不当与过失,有的甚至有明显过错,但更多的冲突可能缘于医护方解释不够、让患者及家属觉得“态度”不好,从而引起矛盾甚至大打出手。其实,要让医院真正“出入平安”,医患双方都应该得到呵护。我们要求医生必须尊重患者、尊重生命,但我们也要理解医生、尊重医生,尤其是当出现医疗纠纷之时,正确的途径应该是诉诸“法治的门诊”而非大打出手。

丨43个小时的连续抢救、全国人民的祈福、各级领导的关心仍未能挽救陈主任的生命,2016年5月7日12时39分,因为医患纠纷在家中遇袭的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原行政主任陈仲伟不幸辞世。

到底什么是“医患”?医是靠技术吃饭的一个群体,面对生命很敬畏,很善良,因为自己也是生命的个体,也有生老病死,哪能不敬业?因为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患者被他人救,双重身份,当然会更注意传承!患是因为不堪疾病困扰,花钱求健康求暂时生存质量的群体,有求于人,靠人生存,哪会对医生不尊重,不善良?医患走到今天,我真是想不通了:是医患水火不容吗?两个善良的群体为何会兵戎相见?

伤医事件,反映了施暴者法治思维的淡薄。在一个法治国家,我们必须敬畏法律、自觉遵守法律,因为社会失去了规则,必将陷入无序和混乱,公众的利益诉求也无从保证。很多施暴者原本是想“讨个说法”,去寻求正义,终却走向了法治的对立面,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其思维的局限。面对为自己、为亲人治病的医生,纵然他们有过错,我国现行的多种渠道都有办法解决。动辄以武力解决问题,只会进一步导致医患关系的紧张,甚至导致“有病无医”。

面对死者我们哀悼追思,面对施暴者我们嗤之以鼻,但就如众多暴力伤医一样,义愤填膺的热度终将退去,作为社会矛盾疏导者的律师,应该思考究竟怎样才能避免“血染白衣天使”的悲剧一再发生。

被偷换概念的“医闹”“伤医”

在这些伤医事件中,让人心痛的是有一些媒体“正义感”和“正能量”产生偏差。有的缺乏实地采访,有的只听一面之词,甚至把道听途说的虚假信息呈现在公众面前;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消费本已紧张的医患关系,放大了负面情绪。因此,要减少和杜绝伤医事件,媒体的正确导向十分重要。媒体报道时不仅要有法治精神,更要讲求职业道德,既要为公众的利益鼓与呼,更要把好声音、正能量传播好,做医患关系的弥合者、社会共识的凝聚者,而不是撕裂者。

加强法治理念的宣传,近来发生热点冲突事件都可以归结为法制观念不够高,反思一下近几起医疗纠纷案件不得不说确实存在着把正当程序置若罔闻的问题。

至少我这样认为,在中国,过去、现在乃至在未来,医患一直很和谐。他们都很善良和本份。“医闹”和“伤医”根本就不是所谓医患关系,它被偷换了概念,确切地讲“医闹”与“伤医”应该是一种暴力行为,一群社会不良势力,打着合法的借口,寻事滋事,破坏社会公共场所秩序,践踏宪法和法律精神,伤害他人人格、尊严乃至危及他人生命的一种违法犯罪。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患!更不是遵纪守法的公民。为什么总是被社会纵容呢?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因而十分宝贵。医者有责任救治好、保护好每位患者的生命,全社会也应该自觉维护好医生的职业环境。一个健康向上的社会,是讲法治的社会、讲文明的社会,更是一个讲道德的社会。唯有如此,医患关系才能走出紧张和对立,走向和谐与信任。

丨我国早就建立了一整套医疗纠纷解决机制,从医疗事故的受理、医疗事故的鉴定以及医疗事故的赔偿都有明确的责任主体和程序要求,但是我们发现在这些暴力伤医的悲剧中,这个制度似乎并没有发挥出作用。

“矮化”与“丑化”医生群体成为一种时尚

虽然我们的社会已经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普法,并且越来越多的医患纠纷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得到解决,但不得不否认法律至上的观念在很多地区仍没有树立起来,“一哭二闹三上吊”仍被很多人视为最有效、最快速的解决办法。

这么多年来,从“天价医疗费”开始,对“缝肛门事情”,媒体与舆论导向一直在做一件事,不停地将医疗“黑色”化,将医患对立化,将医生“灰色”化。好像医生这个职业与不良商贩,医疗这个行业与“地沟油”,与“欺诈消费”紧紧联系在一起,让人们谈医色变,不管你在公交车上,还是在餐桌上,人们谈的尽是道听途说的“医疗黑幕”,仿佛一踏进医院,就是“人为刀俎 ,我为鱼肉”了。一些大小媒体总是以吸人眼球、不负责任地渲染一些医疗意外,仿佛只要生命没救过来,不是疾病的发展,而是医生做了手脚。医疗有这么可怕呢?这么多年,平均生存寿命的延长,社会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等等,如果没有医生的参与、辛苦与奉献,能有吗?我国这么大的人口基数,医护人员却少的可怜……为什么医生在加班时你看不到,医生在会诊、在讨论诊疗方案时你看不到?而总是选择性的看到“那些”呢?

面对此种局面,单纯靠国家方面的普法是“远水不解近渴”的,医疗部门也应该行动起来,面对患者的质疑和不满应该积极地引导其走上正当的声张途径,为其提供相关的诉求反映渠道,甚至可以主动地请相关机关介入。这一方面是对患者负责,一方面也是保护自己。

长期不负责任的舆论导向,引导公众的“厌医”“恶医”情绪

www463com,医院内部应该建立起相应的调解机制。现在大多数医院面对患者的过激表达,仍没有建立起成熟的调解机制,不是“破财免灾”,在不加以认定过错的情况下作出赔偿;就是直接报警将其“扫地出门”,加剧双方的矛盾,将问题的解决完全依靠给行政部门。

前些天笔者碰到一个患者,接触只有五分钟,前后不到三句话,骂骂咧咧扬长而去,回头一张帖子,人民医院医生蛮横态度傲慢,死要钱。发在媒体上,可笑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还拍了医务人员工作的照片。我不清楚,当媒体发这样新闻时,为什么不核实?为说好的中立立场呢?一个负责任的媒体的底线到底在哪儿?是谁给了你权利如此肆无忌惮地侵害他人肖像权?仅仅为吸引眼球,加一句“网友曝料”就好了吗?如此的媒体为什么没有人监管?多少年来,我们不是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将医患推向了风尖浪口,当一个医生被砍伤砍死的时候,下面一片点赞“砍得好”!生命啊!他们也是生命,活生生的和你一样,你怎么忍心写下这几个字,不客气的说,当你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你真是“丧心病狂”!如果社会一直容忍这样的“矮化”与“丑化”行为合理的存在下去,终有一天,我们乃至我们的后代要为此付出代价!我们的舆论监督在哪里?我们的主管部门又在哪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事,能一直多年存在在公众媒体,我们的社会到底还要不要道德底线?

前者助长了医闹,后者激化了矛盾,这些都不利于整个社会医患关系的解决。医院应该建立起患者诉求的恰当表达渠道。

社会忘记了给医护人员正常的公民待遇

丨大多数的医疗纠纷都是因为患者对于医疗技术的误解造成的,如果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则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对于患者来说等待的过程就是医院逃避责任的过程。尤其是在矛盾初期,如果医院可以主动进行协商调解,详细地为患者解答相关的医疗技术问题,为患者制定相应的治疗方案,相信可以将一大部分医疗纠纷解决在萌芽状态。

当医疗纠纷发生了,医疗不良事情出现了,输液反应发生了,跌倒事件来了,人们总是习惯于从医疗系统内部找问题。人们忘记了医疗是我国目前较少的制度最完善、监管最严格的场所,即使没有领导,没有科主任也能依靠制度惯性运转的行业。

坚守职业道德,拒绝做“莆田系”医生。最近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虽然事情的主角是一些不规范的民营医院,但不可否认的是,整个医生行业都做了“冤大头”,社会评价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以药养医、过渡医疗的现象不时见诸报端,这就导致了患者在求助医生时“感恩戴德”,一旦出现令自己不满意的结果,就认为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庸医”,对于医生对号入座,百般指责。医生白衣天使的形象需要每位医务工作者用心去创建和维护。

当有人打砸医院的时候,总是要等到事态扩大;医务人员人身受到伤害,总是要等到证据充分。我们忘记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忘记了《民事诉讼法》,忘记了《刑事诉讼法》,忘记了《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我们忘记了法律和宪法的精神,到底医疗群体应该不应该像普通公民一样受保护,保护他们的人格尊严免受伤害,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免受攻击呢?我们的国家强制力在哪里?

丨面对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我们不能让时间倒流,我们能做的是提前谋划,让下一起事件不在发生。

将社会不良势力与风气和正常医患关系混为一谈了。

当“医闹”“伤医”事情发生时,我们总习惯于称为医患关系。这是医患关系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严重影响或威胁他人人身安全,是不是违法或犯罪嫌疑?目前我们是这样定义违法、犯罪的:违法就是指违反现行法律,给社会造成某种危害的、有过错的行为;犯罪是指违反法律规定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和刑事违法性,应受刑法处罚的行为。

我们复习一下《刑法》第十三条: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国家、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侵犯国有财产或者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以及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请问,当医闹伤医事件酿成了严重的后果,触犯了国家法律法规,那是一个守法的公民所为吗?这些人是“患”吗?我们不能把某种社会不良势力,扰乱医疗秩序、伤害医务人员的行为定为医患关系,如果我们执法部门、国家强制机构一直将这样一种行为定为“医患关系”中的冲动,那将是对社会不良势力的姑息,长期这样纵容下去,会影响公众对社会正义,遵纪守法的判断,影响公众正确的社会价值观。当宪法和法律的精神被模糊,那社会道德的底线还有谁去遵循呢?是不是有一天当医生成为“大熊猫”被保护的时候,我们才会想起“医闹”与“伤医”让我们这个社会失去了太多!

所以,我们要大声疾呼:

1.医疗秩序应该上升到特殊的公共场所秩序加以维护。

2.尊重医生劳动应该作为社会文明进步的高度去宣传。

3.伤医应该作为社会不良势力危害社会治安高度去重视。

4.快速果断地处理一批典型案件,以正公众视听。

5.管制一批喧染、放大、歪曲、挑唆医患关系的媒体,宣传正能量,为新医改推进构建和谐环境。

写到这里,我又想到那一张张伤医事件中受害者的图片……

他们到底错在哪儿?他们是治病救人的群体?需要用“鲜血”来换取社会的同情吗?请看看他们的眼泪…

他们和你一样脆弱,有一个东西需要尊重,那就是每一个“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