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个人

我们家屋后有一大片林子,地面总是厚厚的竹叶堆积,瞧见有着密不可透的寂静。夏日午后,我们会临窗坐在我房间的妆台旁,托腮遐想那些关于远方的梦。偶尔我们会轻轻地推开房门,不惊醒午憩的长辈,悄悄去竹林里面坐着,坡度足以让我们享受午后清风的吹拂。在静谧里,我们感受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热闹。

图片 1

时间:2016-06-08 22:0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竹叶紧挨着竹叶,叶片时而会迎风飞舞,我们挨肩并坐,说着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青春秘事,或者仅仅是唠些平日里的闲话。那时你我会幻想关于未来的场景,情不自禁地将两个人的人生放在了一起。至少,那时,单纯的心思是最让人怀念的美好。

-1-

竹马打仗回来了,全村人奔走相告。

什么竹马,是大将军!

竹马乘着浓稠的夜色策马奔驰,一身铁甲战衣沾满了风霜雨露,他回乡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她。

她是青梅。

门“嗞哑”一声被推开,正在翻飞的针线蓦地停止,他和她痴痴相望,千言万语化作无语凝噎。

五年前,竹马意气风发说要成为大将军的场景历历在目,村民们很不屑。

他握住青梅的手,“等我当上大将军,就回来娶你,等我。”

一年又一年,前线不断传来捷报,竹马立下赫赫战功,官位也不断攀升,最终得到皇帝赏识,被封为镜己大将军。

青梅等了五年,五年对女人来说千金难买,幸亏他遵守承诺,白驹过隙,最难熬的时刻已经过去。

乡里出了一条龙,人们都很高兴,津津乐道,只有她,只希望他此生平安。

她:亲爱的,你爱我吗? 他:傻瓜! N年后 他:老太婆,我下辈子还爱你嘞。
她:傻瓜! —— 这么一个人
是否曾有那么一个人,清晨手中拿着早餐,在楼下等你一起去上课。休息时陪你聊天,给你买零食。中午一起肩并肩步向食堂,午后寻一个凉爽的地方背靠着背听青春的梦想。自习时坐在一起,你静静的看书,而他默默的看你。下课铃声响了,他拉着你在操场上疯狂的奔跑,风扶过你们的脸,悸动了两颗年轻的心。
是否曾有那么一个人,每天早上他做好了早餐,然后叫醒赖床的你。半推半就的被他拖去洗脸刷牙,然后吃完早餐,送你去上班。下午接着疲惫的你一起回家,两个人一起在厨房为晚饭奋斗,你总是嫌他笨手笨脚。饭后,你总是有各种耍赖的方式让他洗碗,而他从不揭穿。
是否曾有这么一个人,周末会陪你一起出去散心,午后寻一家咖啡厅,谈谈心聊聊天,晚上带你一起去看电影。
是否有这么一个人。当你难过时,他会逗你开心,给你唱歌讲笑话。你生病了,他会照顾你,给你温水吃药。当你失意时,他会鼓励你,支持你。当你累了,他可以给你肩膀依靠。
—— 这么一个人 又是否有这么一个人,说好了要一起走,却在中途迷了路。
又是否有这么一个人,说好了要忘记,却深深的扎根在心里,夜深人静时默默的念着他的名字。
又是否有这么一个人,是你唯一能酩酊大醉的理由?
又是否有这么一个人,能让你笑着流泪,假装着坚强。
又是否有这么一个人,他将你所听的歌曲渲染的无比悲伤。
又是否有这么一个人,你将他忘在嘴里,却藏在心底。偶尔一碰,既痛彻心扉。
——
1岁,2岁,18岁,20岁,30岁,50岁,70岁是否曾有一个人陪你走完过这一生。
从懵懂到人老,会遇到和错过太多的风景。牵了手就不要轻易放手,好好珍惜彼此,不要失去了才会懂得后悔。
未曾青梅,青梅枯萎;不见竹马,竹马老去。
愿你老了,头发白了,他能拉着你的手,亲吻你那被岁月雕琢的无比沧桑的脸庞。

后来,一南一北,两城之遥,我仍然常常梦见那时的你,你的手掌叠着我的手掌,透过稀疏的叶片,抬头看天空中的流云,聚聚散散,在空中凝成记忆的美。

-2-

竹马自从回乡,性情大变,平日只坐在屋里看着那柄断剑发呆,别人和他说话也爱理不理,只有和青梅在一起时会露笑靥。

青梅对于乡里的流言蜚语置若罔闻,帮他修补残破的盔甲,帮他喂养瘦成皮包的马,没名没分地跟着他。

正午烈阳,青梅撑起一把漆黑色的油纸伞,带着断剑欲找村口铁匠修理,路上遇到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妇。

老妇人眼神闪烁,将她拉到树荫下,问她:“竹马回来后,是否有不对劲之处。”

她笑着摇摇头。

老妇人说道:“近来回乡的人说,有个大将军在半个月前遭遇敌军埋伏,中了计,大将军和士兵全都被歼灭在一地。”

老妇人压低声音继续道:“那竹马自从回了乡,整日不出门,饭也没见他吃,这个大将军怕说得就是他了。”

老妇人叹息一声,前两年乡里发洪水死了不少人,还没缓过神呢,今儿又来了个鬼将军,流年不利啊。

青梅脸色刷得一下惨白,很快恢复如常,说竹马跟常人无异,让乡亲们不必担心。

老妇人显然不信服,仍千叮咛万嘱咐,叫她夜里带竹马去月下瞧瞧,鬼是没有影子的。

她喏了一声,匆匆告辞。

抬头看天,不是为了让眼泪倒流回心里,而是为了让嘴角的笑容面向阳光,更灿烂。你说。

-3-

食夜,月色森凉。

竹马牵着青梅踏上一处断崖,青梅意识到了什么却闭口不提。

月光如水,撒在依依相偎的两人身上,只留下一个人的影子。

竹马表情变换,终于开口,“青梅,你可愿嫁我?”

青梅脱口而出,“我当然……”

话音未落,青梅的嘴便被捂住,映入眼帘的,是竹马那张蓄满泪水,刀刻般的脸。

“青梅,我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不过我已经配不上你了,想必你也听说我和我的士兵全被杀了,我死前想的念的都是你,向你求亲是我一生景愿,现以如愿,此生无憾。”

竹马轻身说完,俯身在青梅唇边轻轻一碰,突然转身欲坠悬崖。

想象中的失重感并未出现,腰却被一双手臂紧紧抱住。

本已倾斜的竹马被柔弱的青梅生生拉了回来。

“傻瓜。”

竹马心神巨震。

“哪有什么配不配,我等了你这么久,连洪水都经历过来,还有什么怕的,而且……”青梅狡黠一笑,“你作为一只新鬼,没经验正常,以后记得要多出门说说话,白天该撑伞,换一身充满人气的衣服就会有影子了。”

竹马默不作声,搂着青梅含情脉脉。

青梅抬起下颌,莹润的面颊笑出一对梨窝:“好了,不知将军可愿继续求亲?”

15岁。我们吵过架。我带上两个朋友去你暂住的姑姑家庆祝生日,我们约定好的咱们四个人共同的十五岁。只顾了喝酒玩乐,在吹灭十五支燃烧着的蜡烛时,我却忽视了你脸庞上的黯淡神色。后来,你顶住姑姑的责问,独自收拾残局,与我冷战了整整一周。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的不在乎留你一人,让你失落与心碎。

你流泪了,在我没有看到的时候,在你需要我的陪伴的时候。

16岁。你我先后转学,进入不同的学校。于是,一年之中,我很难像往昔一般与你相眠在一张床上,趁着夜色迷茫与你私语些闺蜜间的情话。

然而,那时一年望不到头的疏远,随着你的归来渐渐模糊,那种想要执你之手,共赏细雨霏霏、云岚雾霭的渴望又回来了。

18岁。你开始害怕内心的孤独。频繁地换男朋友,在情路上跌跌撞撞、磕磕绊绊地前行,你渴望用他人的关怀体贴,来弥补自己身旁的空缺与内心的不安。你总是把他们介绍给我认识,有人爱你青春姣好如月的容颜,有人爱你个性独一的小脾性,也有人爱你的不完美……

时光给了你一副好皮囊,却让你内心仍然缺乏安全感,你渴望被保护被关爱,渴望找回童年时期缺失的单亲家庭的爱,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你发现自己对所谓的爱情多了一份疲累与沧桑。

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他们。那时,我这样想过。虽然,你在付出,你在用关心用欢笑用泪水用大把的时间去隐藏自己内心的失望,或许,连你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寻找怎样的一个他。

后来,你遇见了他,疼你如手心里的宝,送你鲜花送你巧克力送你所有浪漫的惊喜,为你做饭为你洗衣为你做所有日常的琐事,甚至给了你我们两个多年前就商量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所以,后来,距你二十岁生日仅吧个月之遥,你嫁了他,我未曾有多大的意外,只是难免有些难过竟会出嫁如此之早,竟不会与我共同踏进婚姻的殿堂。

童年时,你我二人谈起过太多关于婚礼的幻想,自由的海边,亦或是庄重的教堂,洁白的西式婚纱,亦或是大红的古典旗袍两人甜蜜自庆,亦或是宾客如席……甚至是我们的蜜月四人行,都仅存于时光之埃了。

我仍是你的伴娘。陪你在最美的那天,身穿洁白婚纱,手捧鲜红玫瑰,走入一个陌生的家。我仍是以最虔诚的祝福,你的婚后生活一切安好。

两小无猜,竹马青梅。这两个词被你我二人固执地专用,两个女孩子,大多时候却是同一种心思。其实,到现在我才明白,那些猜不透的,都只是现实的蛊惑。

我仍在他城,你随他留于本地,或许我是真的想过,你会相夫教子,奔忙于日常琐细生活与工作中,从此与我少了联系,那些竹马绕青梅,属于咱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话不再有。毕竟两城之遥也是一段长长的距离。而不是像从前一样,咱们推开窗户探出头,就能看见对方明媚如七月般张扬的笑脸。

但是,你仍回一通电话找我笑找我哭,像曾经我爱的模样,像专属你我的依赖,那个时候,恐怕你想不到我有多惊喜,惊喜到我想离开去拥抱你。

已经太久未去后墙那片竹林闲坐了,回家过年临窗而伫时,探头望过,杂草已丛生,不适合再去里面闲坐了。

一南一北,自会聚少离多,这是我们未曾想到过的问题,却已成了现实。我们会回归生活,而不是一直在回忆里幻想那些年未走近的成长,曾经那么渴念的东西,如今看来倒像一曲童话,只是物转人非,童话散场,人去楼空。而我想要的,不过是那段与你欢笑与你痛哭与你在一起过的青春时光,能够不老不灭,不死不朽。

冬日临近,候鸟南徙。我在北城独自看你也喜爱的大雪纷飞,任由雪花落了满肩,在脖颈里丝丝透凉,而你在南国与他仍然温暖过冬。我却想攥一把雪色给你,你回一抹春景赠我,相视而笑,祈求时光未老,我们仍是年轻的好姑娘。

我想折戟为舟,寻一方南城。

我想,无需做孤独的岛屿。即便天南地北,即便旁若无人,你若愿来,我便勇敢去寻你。

我想张开双臂,拥你入怀。

不论往昔,今朝,还是将来,只想让你知道,竹马未曾失青梅。从此,属于闺蜜间的每一句情话,都非你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