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县通往石泓寺的峡谷 中国论文网 峡谷寂静,山上的树无人打搅地长
如秦岭、大巴山一样繁茂 绿色在山谷里蔚为壮观
川子河流淌,水声在峡谷上空回荡 一条路寂然无声,通往更深处的寂静
河面上阳光跳跃 古老寺庙躲在阳光背后,沉重如山
山谷无语,寺庙无语,佛像无语 只有阳光毫不遮拦地照到脸上
十月的季节变得有些温暖,甚至滚烫 沧桑西部大地流露出轻盈一面 崆峒山
是要在这里举起一个高度 高耸的气势衔接两端更远处的大沙漠与大平原
荒凉有了生机,生长成繁茂 归隐的人把自己安静成山巅一座塔、一座庙
也安静成崖边树上一片叶 静静接受更高处落下的阳光
也倾听更远西部袭来的巨大风声 那携带坚硬沙粒的风,击打在更加坚硬的石崖上
击打在成千上万树干、树叶上,发出巨响 归隐的人不为所动
或许他们经历过比这山上声势更大人世间的风声

从伊犁去赛里木湖,果子沟是必经之地。有人说这里像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山上有大片雪岭云杉的纯林,还有大片的草甸,羊群众多,都在安静地低头吃草。

本不属于我的世界,我却走进,这寂静。

五月开始,果子沟便进入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是新疆春夏季最美的山谷。彼时天气非常好,从远处望过去,白色雪峰,深绿森林、翠绿草甸完美组合,如同油画般温柔细腻。

这里是多么的寂静,让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安静,看着那昔日里的山坡,平缓,长满荒草,矮矮的,被人一点一点踩实,变成了通往山里唯一的路。我家以前就住在山下,我对这的一草一木,是那么的熟悉,但又那么陌生,陌生这路,为何这么窄,陌生这水,怎么这么甜。以前的,遗忘的,都在这山下,一点一点记起。

实际上果子沟还有另一个名字——“塔勒奇达坂”,是一条北上赛里木湖,南下伊犁河谷的著名峡谷孔道,全长28千米。该沟古为我国通往中亚和欧洲的丝路北新道的咽喉,有“铁关”之称。

搬离这里已有几年了,可这几年的时间,让我变得那么懂事,变得成熟,而这里没变,一点都没变,以前的草垛,还是依旧的高度,不会因时间流逝,事情的变迁而变化,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变化,这里还是往日的安静,不会因我的到来,而失去平静,我也想和这山一样,安静的望着前方,安静的望着路人,安静地想,安静的……

果子沟以野果多而得名,沟内峰峦耸峙、峡谷回转、松桦繁茂、果树丛生、野花竞放、飞瀑涌泉、风光秀丽,被清人祁韵士称为“奇绝仙境”。

慢慢忆起。

除了景色之外,果子沟另一大看点事果子沟大桥,这是新疆公路第一座斜拉桥,也是国内第一座公路双塔双索面钢桁梁斜拉桥。大桥跨度非常大,具体原因是为了为了保护森林,在大桥上行驶,仿佛是穿梭在森林中,非常治愈。

还记的村里那棵梧桐,枝叶繁茂像一把大伞,笼罩了我的童年,少年。村里总会有几个没头没脑的小孩,那其中就有我,还有我的玩伴,康木,水遥,小倩,小鹏。我们五人曾经桌过很多白日梦,比如成为某个动画片中的人物,一起去完成那想象。没人会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在玩什么,只知道我们很开心,很快乐。我们到树洞里,藏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小鹏正在找我们,我们故意藏起来,认为小鹏不可能找到我们,我心里暗笑,也暗暗生气。

如何到这里?

暗暗记起。

从乌鲁木齐去伊宁的车都会经过果子沟,游客可以在塔勒奇达坂下车。只是果子沟人烟稀少,自驾还好,如果是想要徒步的话,只能露营或者借宿牧民家。

我那童年。

  新疆果子沟什么时候最美?如何去这里?

多么的让我感动,无论走到这山的何处,无论山间,山脚,我都会记起那些时光,我的时光。高兴的,快乐的,悲伤的,感动地。一起从我脑海迸发出来,击打着我的内心,也击垮了我的眼泪。

我想这已不属于我了,走进只为那片刻的感动,这寂静。

回路崎岖,寂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