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北京日报》2015年5月25日第22、版,作者:曹应旺,原题:《“一篇持久重新读,眼底吴钩看不休”》

●“战略相持阶段”理论的提出,是持久战理论的精彩独到之处,表现出中国共产党人对抗战必将遇到的严重困难具有充分思想准备,也是共产党持久战战略与国民党“持久消耗战略”只承认战略防御与战略反攻,而否认战略相持阶段存在的“两阶段论”之间的一个重大区别。

毛泽东一生着述丰富。《毛泽东选集》四卷中的二、三两卷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着作。从数量上看,其中绝大部分内容是:研究如何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争取民族解放和民主革命的胜利;从质量上看,毛泽东着作中一些重要代表作基本上是在抗日战争中形成的。这里重点谈一谈毛泽东关于抗日战争方面的两篇重要代表作:《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把抗日游击战争提高到支撑战争全局的战略高度进行谋划和组织,这是毛泽东对游击战争理论的重大创新。

《论持久战》是把握全局、预见未来、克敌制胜的战略性着作

●把游击战和根据地联结起来,使游击战不仅限于单纯的军事行动,还与广大民众的政治、经济要求相结合,从而植根于民众的沃土,堪称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思想的妙笔。

《论持久战》是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的讲演稿。文章总结了抗战以来的经验,深入分析了敌强我弱、敌小我大、敌退步我进步、敌寡助我多助的矛盾特点,批驳了“亡国论”和“速胜论”的错误观点,阐明了中国不会亡,也不能速胜,抗日战争是持久战,后胜利属于中国的道理。

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以来抗击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在这场攸关民族前途命运的生死决战中,中国共产党积极探求克敌制胜之道,提出一系列具有科学性、前瞻性和创新性的反侵略战争指导方略,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供了理论支撑。其中,毛泽东于1938年5月接连发表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深刻总结全面抗战后的经验,系统阐明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理论,科学回答了抗日战争是什么样的战争、怎样赢得战争这个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强有力思想武器。

1、《论持久战》是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写出来的

深入分析中日两国国情及特点,深刻揭示抗日战争的发展规律

比如,毛泽东分析:日本军队的长处,不但在其武器,还在其官兵的教养——其组织性;而中国的情况,他指出:“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所以,“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再比如,毛泽东分析了卢沟桥事变以来日本在十个月侵略战争中是弱于战略、强于战术,“敌人的战略战役指挥许多不行,但其战斗指挥,即部队战术和小兵团战术,却颇有高明之处,这一点我们应该向他学习”。

抗日战争是持久战,这是国共两党及有识之士的原则共识。然而,抗日战争为什么是持久战,它的前途和过程究竟怎样,这些问题在抗战爆发后的相当长时期内,并未得到明确解决,不同程度地困扰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

文章分析抗日战争的持久战需要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他指出:“这个第二阶段是整个战争的过渡阶段,也将是困难的时期,然而它是转变的枢纽。中国将变为独立国,还是沦为殖民地,不决定于第一阶段大城市之是否丧失,而决定于第二阶段全民族努力的程度。如能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和坚持持久战,中国将在此阶段中获得转弱为强的力量。”毛泽东在文中还分析了怎样进行持久战的问题,阐明能动性在战争中的作用,战争和政治的关系,实行持久战的战略所应采取的具体作战方针、作战原则和作战形式等。他指出:在第一和第二阶段即敌之进攻和保守阶段中,应该是战略防御中的战役和战斗的进攻战,战略持久中的战役和战斗的速决战,战略内线中的战役和战斗的外线作战。在第三阶段中,应该是战略的反攻战。整个抗日战争中,中国将不会以阵地战为主要形式,主要和重要的形式是运动战和游击战。

毛泽东在全面地、历史地分析中日两国基本国情和抗日战争所处时代条件及国际环境的基础上指出,中日之间存在着敌强我弱、敌小我大、敌退步我进步、敌寡助我多助四个相互矛盾着的基本因素。在这些因素中,日本有一个强点和三个弱点,中国有一个弱点和三个强点,因而中国将会最终战胜日本;但日本的强点变为弱点,中国的弱点变为强点,都会经历一个过程,需要一段时间,这就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很快战胜日本,中国抗战必将是持久战。在双方力量对比上,中国将由劣势到平衡到优势,日本将由优势到平衡到劣势,因此中国抗战须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其中,第二阶段即战略相持阶段的时间将相当长,遇到的困难也会最多,然而它是整个战争中转变敌强我弱力量对比的枢纽。

2、《论持久战》是把握全局、预见未来、克敌制胜的战略性着作

“战略相持阶段”理论的提出,是持久战理论的精彩独到之处,表现出中国共产党人对抗战必将遇到的严重困难具有充分思想准备,也是共产党持久战战略与国民党“持久消耗战略”只承认战略防御与战略反攻,而否认战略相持阶段存在的“两阶段论”之间的一个重大区别。这就澄清了一些人在抗日战争前途问题上的认识迷雾,使全国人民看到了抗战胜利的希望,进一步坚定了抗战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历史事实证明:《论持久战》是把握全局、预见未来、克敌制胜的战略性着作。第一,抗日战争确实是按照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这样三个阶段发展的。第二,《论持久战》预测战略相持阶段:日本威胁南洋和威胁西伯利亚,将较之过去更加严重,甚至爆发新的战争;日本地主资产阶级的野心是很大的,为了南攻南洋群岛、北攻西伯利亚起见,采取中间突破的方针,先打中国;日本打了中国之后,如果中国的抗战还没有给日本以致命的打击,日本还有足够力量的话,它一定还要打南洋或者西伯利亚,甚或两处都打;“欧洲战争一起来,它就会干这一手;日本统治者的如意算盘是打得非常之大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完全证实了这一预见的正确性。

科学阐明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将其作为实现持久制胜的有效战争样式

《论持久战》进一步发展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提出的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思想,把坚持统一战线作为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政治路线;更是进一步发展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军事思想,从实际出发、从特殊性出发来研究抗日战争的规律,把坚持持久战的战略作为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军事路线。

古往今来,游击战通常只是正规战的辅助。因而全国抗战爆发后,相当多的人轻视游击战,寄望以国民党军的正规战战胜日军。毛泽东着眼中日战争全局和人民军队的生存发展,创造性地将抗日游击战争提高到战略地位,并赋予其新的使命。他指出,由于中国大而弱,但处于进步的时代;日本小而强,但兵力不足,其占领区必然有许多空虚的地方,因此抗日游击战争就主要地不是在内线配合正规军的战役作战,而是在外线即敌后单独作战,从战略上配合正规军的战役作战。这样,中国的抗日游击战争“就从战术范围跑了出来向战略敲门,要求把游击战争的问题放在战略的观点上加以考察”。

3、《论持久战》从思想上武装了很多人

把抗日游击战争提高到支撑战争全局的战略高度进行谋划和组织,这是毛泽东对游击战争理论的重大创新。在这一理论指导下,八路军、新四军等人民军队深入日军占领区,积极发动和组织群众,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开辟并发展了广阔的敌后战场,从而造就了敌后战场与正面战场两面夹击日军的战略格局,抗日战争也由此真正驶入了中国设定的持久制敌、持久胜敌的轨道。

毛泽东本人很看重《论持久战》这部着作。据何其芳回忆,1961年1月23日,应毛泽东之邀,何其芳到中南海毛泽东住处讨论写《不怕鬼的故事》的序文,其间毛泽东谈起国家大事时说:“第一次大革命为什么没有成功,是因为缺少舆论准备。抗日战争时期,有《论持久战》和《新民主主义论》,就有了准备。”

从“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基本原则出发,提出了一整套战略方针与原则

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影响了很多的人,也从思想上武装了很多的人。林默涵回忆在《解放》周刊读到《论持久战》的情景时说:“我看到的时间也就是1938年七八月的样子。我是在武汉郊区的山上一口气读完的。越看心里越亮堂,越看越高兴。中国不会亡,但也不会速胜。我从心底里呼出了这句话。”“当时奇怪得很,仿佛自己换了个人一样,由茫然变得有信心了。”于是,林默涵1938年去了延安。他回忆说:“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是那一年发表的,它在关键的时刻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指出了抗战的前途和国家的命运,也使我的思想产生了一次大的变化。我就是因为看了《论持久战》,才萌发了去延安的愿望。”

www463com,毛泽东根据抗日战争的实际,灵活运用军事辩证法,提出战争指导的基本方针:在战略上是内线的持久的防御战,在战役战斗上则必须实行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变战略上的劣势为战役战斗上的优势;而实行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必须发挥组织指挥上的主动性、灵活性与计划性。在作战形式上,要根据战争发展的不同阶段,正确地运用运动战、游击战和阵地战三种不同形式;游击战的战略作用,一是辅助正规战,二是把自己也变成正规战,即向运动战发展。毛泽东还特别强调了抗日根据地的重要性,指出:抗日根据地“是游击战争赖以执行自己的战略任务,达到保存和发展自己、消灭和驱逐敌人之目的的战略基地”。把游击战和根据地联结起来,使游击战不仅限于单纯的军事行动,还与广大民众的政治、经济要求相结合,从而植根于民众的沃土,堪称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思想的妙笔。

叶剑英元帅在抗日战争胜利20周年时重读《论持久战》,曾作《七律·重读毛主席〈论持久战〉》诗一首,后两句是:“一篇持久重新读,眼底吴钩看不休”。

人民军队正是遵循上述各项方针和原则,在最初仅有数万兵力的情况下,担当大任,越战越强,在全国抗战中歼灭日伪军171万余人(其中日军52.7万人,东北抗日联军的战绩未包括在内),并从战略相持阶段起抗击了一半以上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伪军,支撑起全国抗战的半壁江山,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决定力量。

《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堪称《论持久战》的姊妹篇

综上所述,《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抗日战争的纲领性文献,也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解决战争问题的光辉典范。当全国抗战开始不久,许多人对战争将如何发展还不甚明了的时候,这两篇着作在人们面前清晰而有说服力地勾画出战争发展的路线图,充分彰显了先进军事理论所具有的特殊力量。

《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产生于1938年5月。这篇文章深入分析了持久战中的游击战不只是战术问题,还有它的特殊的战略地位,堪称《论持久战》的姊妹篇。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要打赢未来战争,需要在正确把握现代战争特点和中国国情军情的基础上,不断揭示新规律,实践新理论。惟其如此,才能“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确保军事理论之树常青。

1、提出了全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纲领

毛泽东在文章中指出:“敌人在我们这个大国中占地甚广,但他们的国家是小国,兵力不足,在占领区留下了很多空虚的地方,因此抗日游击战争就主要地不是在内线配合正规军的战役作战,而是在外线单独作战;并且由于中国的进步,就是说有共产党领导的坚强的军队和广大的人民群众存在,因此抗日游击战争就不是小规模的,而是大规模的;于是战略防御和战略进攻等等一全套的东西都发生了。战争的长期性,随之也是残酷性,规定了游击战争不能不做许多异乎寻常的事情,于是根据地的问题、向运动战发展的问题等等也发生了。”“这就是抗日游击战争虽然在整个抗日战争中仍然处于辅助的地位,但是必须放在战略观点上加以考察的理由。”

毛泽东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向来重视从客观存在的实际出发,从特殊性出发。对抗日游击战争的研究亦不例外。毛泽东指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本来是密切地联系于整个抗日战争的战略问题的,许多东西二者都是一致的。然而游击战争又区别于正规战争,它本身有其特殊性,因而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颇有许多特殊的东西;抗日战争的一般战略问题中的东西,决不能用之于特殊情形的游击战争。”

毛泽东深入研究了抗日游击战争的六个具体战略问题:主动地、灵活地有计划地执行防御战中的进攻战,持久战中的速决战和内线作战中的外线作战;建立根据地;向运动战发展;正确的指挥关系。他在文中指出:“这六项,是全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纲领,是达到保存和发展自己,消灭和驱逐敌人,配合正规战争,争取后胜利的必要途径。”

2、认定抗日战争根本上是农民的战争

毛泽东从中国的广大人口在农村,五个人中就有四个是农民的特殊国情出发,认定中国要走农村包围城市和采取游击战争的武装斗争道路。毛泽东认定抗日战争根本上是农民的战争,只有把广大农民发动起来、组织起来,并在很大程度上发挥游击战争的威力,才能打败日本侵略者。1936年7月16日,毛泽东同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就谈到了这一条。他说:“除了调动有训练的军队进行运动战之外,还要在农民中组织很多的游击队。须知东三省的抗日义勇军,仅仅是表示了全国农民所能动员抗战的潜伏力量的一小部分。中国农民有很大的潜伏力,只要组织和指挥得当,能使日本军队一天忙碌二十四小时,使之疲于奔命。”

正因为中国革命是农民的革命,抗日战争是农民的战争,所以毛泽东指出:“不要把‘农民’这两个字忘记了;这两个字忘记了,就是读一百万册马克思主义的书也是没有用处的,因为你没有力量。”农民打日本的主要战争形式是游击战。毛泽东对抗大的学员们说:现在在抗战,“游击战争”四个字,是制敌的一个锦囊妙计,要下决心到敌人后方去进行游击战争。毛泽东又将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之一的武装斗争称作游击战争,并对即将开赴华北抗日前线的陕北公学的学员们说:你们不要看轻这“游击战争”四个字,这是我们十八年艰苦奋斗中得来的法宝。

3、在中国革命道路上开创了一般和个别相结合的生动范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