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共进》2013年第03期 封面图

www463com 1

  人民解放战争进行到1948年11月,形势起了重大变化。华东解放军9月解放济南,拉开了解放军与国民党军战略决战的序幕。东北解放军11月2日结束辽沈战役,解放了全东北。中原解放军继解放开封、郑州之后,
11月6日与华东解放军共同发起淮海战役。西北解放军在陕西中部地区连续发动3次攻势,把胡宗南的“机动防御”打得无法机动。加上华北解放军取得的一系列重大胜利,国民党军在7月至11月的5个月时间里,丧失了100万人,总兵力由1946年发动内战时的430万人降为290万人,解放军则由120万人增至300万人。也就是说,解放军从质量到数量都居于优势。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3年第03期,作者:卢荻,原题:“深度潜伏”阎又文,本文系节选

1949年1月12日清晨,一队解放军来到五里桥村张家大院。他们对室内外陈设重新进行了布置,还从通州城“东兴居”饭庄请来了厨师。顿时,小村子热闹起来。人们议论纷纷,猜想着这里可能要来大人物!直到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后人们才知道,当时来这里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领导人与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的代表,双方在此进行和平解放北平谈判。和平解放北平的协议就是在这里达成的。

  华北解放军自1948年秋季攻势以后,傅作义已完全处于被动防守状态。

1948年11月30日,80万东北野战军提前结束休整,分三路秘密入关,完成了对傅作义60万人马的合围。傅作义是战,是走,还是和,成了世人关注的焦点。困守中的傅作义在作出重大决定前,总要分别找他的亲信们商讨,而第一个找的总是阎又文。阎又文根据中共中央争取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要求,耐心地给傅作义谈形势,讲政策,消除其疑虑。他恳切地对傅分析当前面临的战、走、和三条路,指出战和走都是对历史、对人民、对部下不负责任的做法,只有和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在五里桥谈判之前,北平和平解放谈判已先后进行两次。第一次谈判是在1948年12月中旬,傅作义委派他的亲信、平明日报社社长崔载之为代表,在中共地下党员、《平明日报》主任李炳泉陪同下,来到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与平津前线司令部参谋长刘亚楼进行会谈。由于双方条件差距较大,谈判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只是一次试探性接触。1949年1月8日至9日,华北“剿总”民事处处长周北峰,在燕京大学教授、中国民主同盟华北地区负责人张东荪陪同下,来到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驻地附近,与平津前线司令部首长进行第二次谈判。这次谈判取得很大进展,双方草签了《谈判纪要》,为五里桥谈判最终达成协议奠定了基础。《谈判纪要》确定
1月14日为傅方最后答复期限。

  他所指挥的12个军、52个师,已被限制在滦县、唐山、天津、北平、张家口、柴沟堡等北宁、平绥铁路沿线及附近地区。东北全境解放、淮海前线解放军取得节节胜利,已经使傅作义在南、北两面失去依托,战略上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阎又文曾多次向中央强调傅部在国民党军队中的特殊性,他多年来在傅身边潜移默化地施加影响,就是为了在条件成熟时把傅及其军队争取到人民一边来。如今时机已到,他希望傅和他的部属能走上一条光明大道。

1月14日午后,作为傅作义的全权代表,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携民事处处长周北峰等一行4人,出城来到通县五里桥村张家大院。平津前线司令部领导人罗荣桓、聂荣臻等到门口迎接。见面伊始,聂荣臻司令员就单刀直入地说:“这次谈判就不包括天津了,只谈北平问题。上次谈判我们说得清楚,14日是答复的最后期限,我们已经下达了攻打天津的命令,天津即将解放。”邓宝珊立即让周北峰将这一情况发电报给傅作义。电报发出时间不长,就收到傅作义的复电:“我弟与邓先生相商,酌情办理。”

  辽沈战役胜利己成定局的时候,毛泽东就在酝酿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部队配合进行平津战役的问题。

12月17日,傅作义派出代表第一次出城与解放军谈判,但没有具体结果。傅感到双方的目标和条件相去太远,曾一度灰心,准备放弃谈判,坚守平津。尤其是12月22日傅作义的“王牌”35军在新保安被全歼后,他的情绪十分低落,北平和谈面临着流产可能。在这关键时刻,阎又文连续十几天不回家,和傅的女儿傅冬菊日夜轮班守护在傅的身边,同时继续做傅的工作,主张决不能放弃谈判、放弃和平。罗青长的回忆文章中说:“阎又文……同时还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安排傅的老友刘厚同、杜任之以及社会名流刘同伟等人前去见傅,做傅的工作。同时建议傅召开大学教授座谈会……针对傅的思想、疑虑,提出一些劝告。”

与此同时,1月14日,人民解放军向天津发起总攻。经过29个小时的激战,全歼国民党军13万人,活捉国民党军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天津被攻克后,北平成了一座孤城,20多万守敌完全处在解放军严密包围中,傅作义已经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了。

  11月中旬,毛泽东命令东北野战军秘密迅速入关。为了不使敌人南逃,毛泽东又命令华北第三兵团撤围归绥,用突然的动作包围张家口,以抓住傅系主力。抓注傅系,也就拖住了蒋系,因为傅作义是不会不管他的嫡系部队而率蒋系南逃的。11月27日,中央军委发布了《关于歼灭平、津、唐(山)、张(家口〕之敌的部署》。平津战役随即开始。聂荣臻与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等兵团领导人分手时,要他们坚决按中央军委的部署行动。华北军区第三乒团11月30日攻占柴沟堡、万全,完成对张家口的包围;第二兵团于12月8日将傅部主力第三十五军包围于新保安。毛泽东的这一着棋,为抑留华北敌人不使其逃跑,并为掩护东北解放军入关争取了时间。12月11日,毛泽东在关于平津战役作战方针的指示中,充分肯定了华北军区部队包围新保安和张家口的战略意义。平津战役这篇大文章,正是从西线做起的。

1949年的元旦刚过,王玉第三次来到北平城联系阎又文。通过这条绝密单线,傅作义的政治动向和思想动态,几乎以每日一份的书面情报上报中共中央。如此出色的情报工作,被华北野战军聂荣臻司令员赞叹为:你们对傅作义的情况了解得如此准确及时,在战场上是罕见的。它对我军作出正确判断、下定正确决心、进行正确的作战部署起到了重要作用。

1月15日上午,谈判正式开始。双方代表首先就毛泽东主席发表的《关于时局的声明》进行了座谈。邓宝珊说:“毛先生昨天提出的八项条件,真是好得很。它不仅戳穿了南京政府的假和平、真喘息的伪面具,并且为国共两党的和谈提出了谈判的基础。我们的谈判也必须以声明为基础,使声明中的基本原则和精神,体现到我们谈判中来。”罗荣桓说:“毛主席的声明非常适时,当前国民党南京政府刮起的所谓‘和平风’甚嚣尘上,它的确迷惑了一部分人的眼睛,使一些人错误地认为,蒋介石也是要和平的,毛主席的声明一发表,蒋介石的‘和平攻势’不攻自破!”

  1949年1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以林彪、罗荣桓、聂荣臻组成平津战役总前委,统一领导与指挥东北野战军与华北军区部队并肩作战。

1月5日,阎又文和傅作义两人在中南海总部一直研究到午夜,终于决定第二天派周北峰出城进行第二次谈判。阎又文当即给周打电话并派车接他连夜来总部见傅。这才有了第二天周北峰和张东荪在河北蓟县八里庄与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进行的第二次谈判——北平和谈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局面。1月8日,阎又文收集到《北平城防方案》《北平城垣作战计划》详细地图和军事实力。中共中央分析认为,傅作义尽管加紧军事部署,实际上动摇于和、战之间,决定继续与傅作义谈判,同时做好战斗准备,以战逼和。1月14日,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下达对天津的总攻令,29个小时后,解放军一举攻克天津,切断了傅作义海上逃跑的路线。

这次谈判进展顺利,双方最终于16日就北平国民党军队开出城外指定地点进行改编方案、华北“剿总”和部队团以上军官的安排原则、北平国民党军政机构的接收办法等问题初步达成协议。同日,平津前线司令部向邓宝珊面交了林彪、罗荣桓为敦促和平解决北平问题致傅作义的公函。随后,东北野战军参谋处处长苏静随邓宝珊等一道进城。

  在此之前,聂荣臻于12月21日晚到达孟家楼,与林彪和罗荣桓见了面。

1949年1月14日,毛泽东发表《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关于时局的声明》,为给傅施加影响,阎又文边给其阅读边讲解,但傅作义坚持“我死也不能败在青年娃娃手里”。阎又文力劝:“连委员长都败在毛泽东手下,我们又何必计较呢。”阎又文每日向王玉汇报傅作义动态,甚至上午发生之事下午组织便已掌握,然后拟成电文,直报中央社会部,社会部再转给前线总指挥。

1月19日,双方代表根据在五里桥签订的协议,逐条具体化,并将协议正文增补为18条,附件4条,共22条,报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修改后,作为正式协议。21日,由东北野战军前线司令部代表苏静和傅作义的代表王克俊、崔载之分别在《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上签字。22日,傅作义在《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上签字,并发表广播讲话,正式对外公布了北平和平解放实施协议的条文。1月31日,解放军入城接管防务,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林彪和他身边工作人员所住的小院,是河北农家普普通通的院落。两边厢房住着参谋、秘书和警卫人员,南边3间正房,东边是林彪的住室,西屋是挂满了地图的作战室。正房的前面,又是一个小院,但没有厢房,只有低矮破旧的门楼。正是在这样一所简陋的农舍里,林彪、罗荣桓、聂荣臻指挥百万大军进行了伟大的平津战役。如今,它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在多方努力下,经过多次谈判,北平终于获得和平解放。此后,阎又文又以他不可替代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为“绥远和平协议”的达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北平和平解放,不仅使北京这座历史悠久的名城免遭战祸,完好保存了历史文物古迹,也为新中国首都的建立和建设奠定了基础,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上创造了一个光辉范例——“北平方式”。一个不足百户、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五里桥村也因此被载入史册。

  聂荣臻到孟家楼不久,见东北野战军二局的工作较弱,向林彪提出,将华北军区的二局调来加强东北军区二局,并入东北二局的共200多人,由局长彭富九率领,分乘3辆大卡车至平津前线指挥部。{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453_1.bmp}聂荣臻还提议调城工部长刘仁到孟家楼,加强对解放北平秘密工作的领导。刘仁率几名助手及译电员、报务员辗转而至,与聂荣臻同住一个村庄。

  他通过自己的电台,与北平地下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刘仁负责北平地下党的工作,工作做得十分深入,甚至做进傅作义的家中。傅作义的女儿、地下党员傅冬菊原是天津《大公报》记者,受中共地下党派遣回到北平,她及时地向党反映情况,为和平解放北平立下了功劳。聂荣臻年近9旬时,还念念不忘傅冬菊的贡献,一次看到她时,特意提起此事。

  聂荣臻刚到孟家楼,
12月22日华北第二兵团进攻新保安。他与林、罗在指挥部紧张地注视着战况的进展。战斗是极为激烈的。解放军攻城开始前,对新保安猛烈炮击,5分钟内打了8000多发炮弹,小小的新保安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解放军将士从刚炸开的城墙缺口处攻入城内,敌人抵抗得也很顽强,几乎是逐街逐屋抗争。经11个小时激战,终于全歼敌三十五军1.9万人,军长郭景云与他的前任一样,被迫自杀。战事告捷,消息传来,指挥部一片欢腾。聂荣臻情不自禁他说:“打得好,打得好,真痛快!”。新保安解放,张家口守敌惊恐万状,奉傅作义“相机突围,向绥远撤退”之命,
23日,十一兵团司令孙兰峰率部突围。他采取了向西南方向佯动,实则向东北突围等狡诈办法。但华北第三兵团,在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北岳军区部队,内蒙、察北骑兵部队的配合下,将数万敌军严密包围在名叫朝天洼的一条山沟里,经过各部勇猛穿插,激战一天多,张家口守敌1个兵团部、1个军部、5个师、2个骑兵旅、2个保安团共5.4万余人全部被歼,俘一○五军军长袁庆荣,只有孙兰峰率少数卫士漏网逃跑。消息传来,聂荣臻心情无比激动。

  他关于“用不了多久红旗就会重新飘扬在大境门城楼上”的预言,经过两年后终于实现了。这两仗不仅彻底切断了傅作义部的西逃之路,而且把他起家的老本以及后来的资本,几乎全部搞光了。这对傅作义的打击是极其沉重的。

  因此,聂荣臻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如果东面堵住了敌人的退路,能不能争取和平解放北平?①他之所以这样想,一来因为北平是国内外驰名的文化古都,一旦毁于炮火,损失太大;二是他在西柏坡与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接触中,就曾议论过新中国成立之后,拟建都北平,自然应该使北平的损失越小越好;再说,“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正是《孙子兵法》的要义之一吗!在他考虑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刘仁不断从傅冬菊那里得到情报说:傅作义近来思想苦闷,在“逃”与“和”的问题上,态度彷徨,犹豫不决。于是,更坚定了聂荣臻和平解放北平的信心。他的想法得到罗荣桓的支持,而林彪只是淡淡地说:想法好,但恐怕是幻想。

  关于和谈问题,在聂荣臻赴孟家楼途中时,傅方代表崔载之、李炳泉就曾出城与东北野战军代表接触谈判。聂荣臻到达孟家楼的次日,刘亚楼又与崔、李在八里庄谈了一个上午。华北军区、平津前线指挥部都与傅方代表接触了,但当时还是立足于消灭敌人的,中央军委也是这个精神。

  聂荣臻在回忆录里说:

  现在,傅作义将军赖以起家的王牌第三十五军已经被我军歼灭了,这对傅作义的打击和震撼是极不寻常的。如果我军再把天津攻下来,彻底打掉他逃跑的幻想,逼着他走上谈判的道路,我认为,和平解放北平的前景是存在的,而且时机越来越成熟了。①1月8日,林彪、聂荣臻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说:“张(东荪)、周(北①《聂荣臻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3月第2版,第705页。

  ①《聂荣臻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3月第2版,第705页。

www463com,  峰)昨晚抵此。我们商定,今晨由聂先去找张谈,获得傅的态度,请示中央决策后,林再出面作出具体答复。”聂荣臻于当天上午乘车来到八里庄,先后与傅方代表燕京大学教授、民盟北平负责人张东荪,华北“剿总”少将地政处长周北峰面谈。张东荪说,傅要他谈清以下几点:一是平、津、塘和绥远一起解决;二是平津以后能有其他党派的报刊存在;三是政府中要有进步人士参加;四是军队不要用投降或在城内缴枪的方式解决,可调到城外用整编的方式解决。如同意这些条件,由双方拟定具体办法。聂荣臻听完这些意见后,要他们休息,并约定次日再谈。当天下午,林彪、聂荣臻将谈判情况上报中央军委。中央军委于1月9日凌晨复电,除了第一条平津问题先解决,再解决塘沽、绥远问题以外,其余各条原则同意。

  1月9日,遵照军委指示,林彪、聂荣臻等一起从孟家楼来到八里庄,同周北峰、张东荪会谈。周北峰除先转达了傅作义的上述四点外还提出:“新保安、张家口作战中被俘人员要一律释放,宽大处理,不作战俘看待。对军队的行政文职人员和工勤人员给予生活出路。对傅部所属军政人员过去的罪行,不予追究,由傅负责。”林彪作了如下回答:所有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地方一律解放区化。按照这一总的原则,首先解决平津两市的问题:由傅作义将军下令把军队调出平、津两城,开赴指定地点,采用整编方式,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对傅作义不作战犯对待,保全他的私有财产,并在政治上给他一定的地位;新保安、张家口的被俘人员一律释放;对傅作义的部属参加起义人员一律不咎既往,凡愿参加工作的,都可留下安排适当的工作;愿还乡的,发足路费,填发证明,资遣返乡,并通知地方政府不予歧视。

  聂荣臻着重讲了当前的形势与傅作义的出路问题。他说:傅作义将军除了按此办法解决平津的国民党军队还有可能为人民做件好事外,别无出路,希望傅作义将军早下决心。

  林、聂的讲话,周北峰、张东荪听后,非常高兴,连连称赞:把驻守平、津的国民党军队全部调出城外,开到指定地点,按解放军的编制、制度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这个办法好,也是傅将军的意思,他一定能够接受。

  这样双方的意见渐趋一致,谈判暂时休息。以后又谈了一次,形成一个《谈判记录》。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在谈判中还特别说明1月13日以前,天津守军必须出城接受改编,并把这一天作为傅方答复的最后时限。在《谈判记录》上专门写了这一条。《谈判记录》由周北峰带回北平城。

  1月13日,傅作义的全权代表邓宝珊以及周北峰来到五里桥。第二天,聂荣臻与邓宝珊、周北峰进行会谈。由唐永健作记录。唐永健以前在榆林地区与邓有过接触,所以聂荣臻要他一起来。聂荣臻对邓的到来首先表示欢迎,接着开门见山地说:“上次谈判中规定13日为答复的最后期限,因傅方一再拖延时间,玩弄花招,今天我军已开始进攻天津,这次再谈就不包括天津了。

  对天津因战争所遭受的损害,应由傅方完全负责。对北平应照原改编方案,迅速提出具体实施步骤。”这次谈判,对方的态度有了新的变化,邓宝珊提出所谓过渡时期,军队的改编用人民和平军名义,解放军让出南苑机场和成立联合政府,傅作义拟将华北全部担子交邓宝珊负责等等条件,都被聂荣臻一一拒绝。聂荣臻强调:部队开出城外在指定地点改编,以免北平再遭炮火的毁坏,是再好不过的办法了。邓宝珊问:“你们要打天津了?”聂荣臻说:“我们已经下达命令了。”邓宝珊对固守天津非常自信,认为解放军不可能在短期内攻克天津。据说傅作义对固守天津也非常自信,并对警备司令陈长捷曾有过指示:“你们打好仗,就好办,要能打才能和。”

  邓宝珊说:“天津恐怕30天你们也打不下来。”聂荣臻说:“对天津傅作义只有下令停止抵抗,放下武器,否则我们非打下来不可。”

  这次谈判,没有结果而散。

  这次谈判一结束,聂荣臻在向军委的报告中,再次明确提出:“如能够攻下天津,有迫使傅就范,争取北平不战解决可能。”①天津战役开始了。聂荣臻在驻地收听天津广播电台广播,只听里面在喊:“林彪将军注意,炮火很激烈,老百姓伤亡很多,请停止战斗,重新谈判。”

  15日,东北野战军攻克天津,共歼敌13万人。

  对于天津这个砝码,傅作义是十分看重的。他1927年在直奉战争中守涿州一举成名,解放战争初期从解放军手里夺取过归绥、张家口等重要城镇,现在努力抓住天津这个砖码,一直到最后一瞬。打下天津后,梁必业与陈长捷有这样两句对话:“我们都把你们包围了,你们怎么不往海上撤?”

  “大哥不让撤。”

  “我们都打进来了,你们为什么不突围?”

  “大哥让再看一看。”

  “大哥”——傅作义也。

  守过涿州的傅作义万万没有料到天津只守了29个小时。这实实在在地对他是个震动。打下天津的第二天,即1月16日,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从宋庄来到五里桥,与邓宝珊等人再次会谈。林彪首先指出:“现在整个形势都对我们有利,死守北平是不可能的。但为保障北平居民及城市不受损害,我们仍希望和平解决,但不可再拖时间。”林彪还提出了以下条件:1.限傅部一个军1月21日先开至北平城外15到30公里的地区,其他部队再陆续开出;2.在德胜门设立开出傅方部队的联合指挥所;3.这一行动实现后,我方可派军政负责人入城。邓宝珊表示,完全可以照办。邓宝珊提出了三点要求:1.派代表与他一起入城。林、罗、聂当即答应派东北野战军作战处长苏静与邓同去。2.试探傅作义的去向。林、罗、聂表示,只要傅能真正站到人民方面来,以赎前衍,我们是不会亏待他的。3.再次询问他能否接替傅作义的担子。

  林、罗、聂答复,希望傅作义继续办理北平和平解放事宜。这次谈话,因为中央军委1月16日指示,对傅方提出的解放军数日内暂缓入城,以及由双方组织联合委员会接管北平的要求,“你们不要正面拒绝”,所以林、罗、聂态度比较和缓,谈判气氛比较融洽。以致由毛泽东亲自起草,以林、罗名义给傅作义的措词强硬的通牒,究竟交不交给邓宝珊,林、罗、聂产生了踌躇,最后还是由聂荣臻将通牒交给了邓宝珊。这次会谈,顺利地达成了北平和平解放的初步协议。随即派苏静等人同邓宝珊入城,以后又派东北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陶铸等人入城谈判。1月21日,正式签署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1月22日起至31日,傅作义部的两个兵团部、8个军部、25个师共25万人全部开出北平城,接受改编,北平宣告和平解放。整个平津战役,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52万人。

  聂荣臻在回忆录里说:平津战役,“在党中央毛泽东同志的直接指挥下,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311页。

  以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并举,赢得了最后胜利”。①聂荣臻在争取和平解放北平方面,认真贯彻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意图,尽心尽力,做出了重要贡献。

  ①《聂荣臻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3月第2版,第709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