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微信看“新京报评论”

对于社会来说,每一起争议案件,都是一次普法教育;每一次依法解决,都是一个推进法治建设的契机
“雷洋案”有了新进展。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权威发布:6月1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依法决定对涉事民警邢某某等五人进行立案侦查,按程序通知家属。雷洋案的辩护律师对此评价说,北京市检察院接受报案,及时立案,让每一个案件当事人都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
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应当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及时动态公开案件信息、委托第三方进行尸检,从北京市公安局“绝不护短”的表态,到市级检察院立案侦查,都在传递执法机关推进公开透明、夯实法治信仰的决心。也因如此,当立案侦查消息传来,许多人都表达了对唯法是举,不隐瞒、不护短、不迁就态度的点赞。
程序正义体现了法治与人治之间的基本区别。尽管尸检还在病理检验阶段、结果尚需等待,尽管侦查还需时间,但要认识到,在依法治国的语境下,证据的采信、事实的认定必须经过法定程序。“雷洋案”正沿着法治程序的轨道一步步走向真相与正义。在此期间,让我们如有些网友所倡导的,耐心等待、积极监督,不偏信、不盲从,把对这一案件的关切汇入对司法公正的推动。
对于社会来说,每一起争议案件,都是一次普法教育;每一次依法解决,都是一个推进法治建设的契机。透过“雷洋案”这起引发强烈关注的个案,一个法治共识值得珍视:对确有执法过错的,要严格依纪依法处理,决不包庇决不袒护;对恶意造谣,以虚假信息扰乱视听、诋毁民警依法履职的,要及时澄清、依法查处,坚决维护法律尊严和执法活动的严肃性。无论是案件的处理还是公安的执法,回到法律程序的轨道上,才是法治的胜利。
公众关注“雷洋案”,不只是在意自身安全是否牢固,更在意实现正义的法治信仰会否动摇。“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都能感受到社会公平正义”,依法治国才有坚实基础,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才能成为全社会的遵循。

想到2017年的每一天都将记录在我的笔下,有一种踏实感,希望日后的我能守约。

山东常睿:#雷洋案民警被立案侦查#“雷洋案”有了新进展,说明执法机关也不是法外之地,只要不依法执法,同样会受到立案侦查,这是法治进步的标志。雷洋案民警被立案侦查更让人们看到了依法治国成效,也会增强民众对司法的信任。这或许能对遏制执法部门的违法行为形成示范效应,对堵住司法不公有良好作用。

今天确实是6:45起床的,感觉良好,完成了新闻阅读2篇和一百个单词复习,到隔壁寝室的“摇篮”躺了会整个人又昏昏欲睡了。煮个饭化个妆赶在11点前出门买点吃的用的回来后完成另外的100个单词和书院的熊猫阅读。

郑俊:#雷洋案民警被立案侦查#对雷洋案民警立案侦查实则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也是对不规范执法的纠偏。沸腾的舆论不只是为了寻求事件的真相,更是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建立相应的处理标准,以防止类似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法律的权威性是在一次次的案件中积累起来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都能够体会到法治带来的公平正义,是维护法律尊严、保证类似事件不再发生的真正保障。

中午和一个下午的时间又在看小说了,看小说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心里的快感和空虚感成正比,可是心里想着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又没能戒掉。

秋实:#716.7万公务员#公务员多了还是少了的讨论,是个老话题,官与民控制在什么样的比例合适,国际上没有通行的标准;即便是同一个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比例也不尽相同。民众的朴素标准是,公务员要“物有所值”,让民众满意。多一些为民干事的公务员没问题,但吃空饷、尸位素餐的“公务员”一个也不能有。

今天没听史记,却终于把那篇只需要花费5分钟的推送看完了。是关于雷洋案件的推送,罗胖公众号里吴军写的《从雷洋案看司法民义、民意和民利》,看完后自己模拟了一下面试答题:你有认真了解过雷洋案吗?你有什么看法?

乔木:#残疾老人植树#把好人“升华”为圣人与完人,把先进“提炼”成模范,这是国内树典型、评先进时一贯的做法,也正因为这种“拔高”宣传现象的普遍存在,所以才会有许多模范先进人物的事迹其实并不被群众所认可,同时也让一些本来很正常、很普通的事情被人为地套上精神枷锁与道德桎梏。

雷洋案,现在百度百科已经有了较详细的事件介绍了,并且有资料链接。因为网上披露的案件事实和证据有限,我们也没法获取更多的案情信息,那么就我所知而言,雷洋案件简单说来是,民警执法过程中以雷洋涉嫌嫖娼为由抓捕雷洋,在抓捕过程中雷洋死亡,其死因不明,引发社会关注。随案情展开,雷洋实践报告称雷洋为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窒息死亡。随后检方以玩忽职守罪,逮捕了涉案民警。但最后检察院决定不起诉,雷洋家属也接受以放弃全部相关诉讼为代价获得赔偿。

丁慎毅:#保育钧逝世#期待保育钧式的洪钟大吕多起来,就需要全社会对知识分子的理解和宽容多起来,就需要各级官员把知识分子的批评建议融入发展的进行曲中,而不是把它当成不和谐的音符而弃之。即使一些意见和批评有偏差,甚至不正确,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

我对这样的结果喜闻乐见。因为:

第一,没有成本的、绝对的正义如同绝对的公平一样,是不存在的。

第二,司法需要受到民意的监督,也就是舆论监督。政治专家、《旧制度与大革命》、《论美国的民主》的作者托克维尔认为:舆论的力量可以监督法律,甚至可以认为是三权之外的第四种权利。

拿雷洋案来说,如果不是舆论的力量,案件很难得到重视,就不可能得到如此的解决。

第三,一切违背民利的正义都是伪正义。美国辩诉交易就是典范,控方与辩方达成交易,速战速决,既使辩方获得轻判机会又节约了司法资源。

第四,这个结果或许是最好的结果,现实生活不是侦探小说,事情越久真相越模糊越远,于是结果往往是没有真相,受害方及时获得赔偿并放弃诉讼,代表警察利益的另一方也不用遭到起诉,对双方和社会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结果。雷洋案件已经对警察合法执法起到震慑作用,不需要以仇视态度步步紧逼,否则容易造成警察日后不作为或者打击警察执法力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