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载着 为她跑着 为了你的情意 为了她的情意 它在绿皮的火车上
咣当咣当摇晃着 它在硬板的客车上 坑坑洼洼颠簸着 ** 从南方到北方
从北方到南方 无论 春夏秋冬 严寒酷暑 **远山――旅行遇见另一个自己。 在僻静的一隅 它贴在你心上
也贴在她心上 它为你凝望 也为她凝望 重塑远方 那深情又怅望的眼晴
那怯弱又踟蹰的身影 ** 在沉默中说的话 一遍又一遍 而它的语言又是
像你们一样沉默 似乎懂了 又似乎不懂 ** 那时的日子,很长很长
虽然它跑着,好慢好慢 而青春 却是一阵太仓促的风

   
 似乎那么多年来我到过最远的北方,也就算得上是TS。相比下来我想我还是更多的偏喜南方一些。

www463com,听闻你坐上了归家的列车,我的心也安定下来,就想起了自己有很长时间没有履行了,更怀念起在火车上那种独一无二的心境。

     
因为来往的车程之中,我知道南方和北方的差别。每每从家往北来,或者从北往家回,我看到南北之间窗外景物的是如此的不同。

印象最深的是前往厦门的列车,车行至漳州,窗外便是一片片烟雨濛濛的景象,灰色的天空似乎一位忧郁的诗人在多情的吟唱,远处天山一色,留给人无尽的遐想,近处,古朴的民居,葱郁的树木,映衬成一幅绝佳的风雨山居图。看着雨滴在车窗上划出一道道明亮的水痕,我的心也跟着飘散飞扬开来。从小生活在一马平川的北方,这一次,却彻底被这空濛细腻的景致吸引了,多想能久居于此,观风听雨,慢渡年华。

     
我似乎有一个魂牵的梦。那是四年前关于苏州的记忆。那时起,便奠定了南方在我心中的意义。我一直觉着毕业之后或者以后生活的城市,要会是个节奏缓慢的地方,不会太喧扰,要有山也有水。

但沿途景色再好,咣当的车轮也不会为我多停留半分,窗外的风景随着列车飞快的后退,看着她们渐行渐远,而我也终将抵达,或许是一方心灵驿站,或许是魂牵梦绕的故乡,而我也渐渐明白了,旅途中,始终是终点最美。

   
 对于水,我自然只认南方的水。那种小桥流水,游船无疾无驰的穿梭过一个个桥洞。白墙黛瓦里的人家,仍然会在最早的清晨或者最晚的黄昏,去门后的河里洗涤一些需要清理的东西。这样的时候最是温厚,很是能打开人心中的向往与追忆。

   
 直到,我坐上了更往北的列车。将暮未暮的时刻,我静立窗前呆呆地站着。这是一列算不上慢的列车。这样的速度使得窗外的山,田,天空,夕阳无休止的变化。让你的瞳孔每分每秒接触那种转化的迅疾与力度。

     
不知道为何,本是南方农收季节,这儿的土地却没有庄稼。大地拥有最原始的颜色,有大片却又断裂的肆意横生的野草坐点缀。

     
不低不高无名的山,高耸茂密的树林,纤细狭窄的田埂,沟壑相间处的野水,看不到它的尽头,却又不是汹涌丰沛的流,断断续续之间,沟与洼交合,还有露出的水滩,勉强组成了一片水面。

     
可是,我却看的出神。尤其是看到映有晚霞的天空变成无尽的苍穹。我很喜欢那多种颜色交叠的景象,有些橙红,再者是淡紫,似乎还有一些蓝,最后大片大片的墨,一点一点的汇集,最终裹挟着整个天际。

     
山。土地与野草。这三者理应是世间很早的存在。我认知不得这个世界最久远的事物是什么,相于人类,我把它们三者看做是永恒。

   
 因为追溯过去,土地的原始色我想到的是辽阔西北之上的大漠孤烟,山的最初记忆和认知是蜀道之途的挺拔峻险,野草更是白居易笔下的不尽又生。

   
 列车,它,继续行驶往前。就在明日之辰,它便有了归属之地。一路上倦怠的行人也有了各自落脚的地方。

     
可是一路上的风光无限!耳听是声,眼见成色。在满目无尽的万象自然之中,你转倏间看到灯与火。方感这便是自然与生灵最妥当的融贴了。

     
四季有令,万物有时,可是世间也有无尽亘古的存在:便如那山,那草,那水,那天。

   
 日子平平的在车窗之前静立几刻钟,一切人心上的病痛,似乎皆在那份长长的落日下医治好了。

     原来除却所有,我向往的是远行与自由!

     

www463com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