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东风 – 此时,布谷的鸣叫,令人振奋 单调而淳朴的歌声
是丰收前的激越 而蝉鸣是随后的事情了 – 于一片绿色里缠绵悱恻
那是春天赋予的使命 春天赠送的云彩,依然洁白 随风飘散,晨露如瞳孔般晶莹 –
当所有的缤纷行将枯萎 随之而来的将是一场 绿色的革命,而后,又将是
一场黄色的变革 – 当一轮明月,瘦成镰刀的模样 丰收的歌曲,将唱醒
七彩瓢虫的梦想,一场夏雨 加快了进程,也饱满了人们的心事 –
芒种过后,不知要翻阅多少 诗词歌赋,来讲述丰收的欣喜
而麻雀,从来不消减贪婪的欲望 人们啊,更不惧怕一枚
划破肌肤的麦芒,更没有人 像我一样,在感叹丰收的同时 流露出慢慢晕起的醉意

爱在春天相信爱情—春推开柴扉,才知道,昨夜我把冬天关在门外。昨日的春潮依然在我的房间里。这时才想起,我的女友,室外一株玉立的草花稠稠的话语。才想起昨日的上午,皴裂的树身爆出的绿芽,春天的阳光凌空而下,屋檐悬挂的冰凌滴落的是柔软的时光。这个时候,爱情离我很近,漫过冬天的雪花使我想起爱情在冬天的经历。春天和爱情,还有匍匐的春风,像没有遮拦的鸟类,无路可逃,舞动不可抗拒的希望。有这样的阳光和爱情的微笑,风尘下面回家的路,就会在午后呈现。和春天一起接受阳光,以手加额,我们各乘一支红烛走向爱情深处。守候爱情-夏石榴红的时候,天空亮得很早。晨歌挽着雨露飞翔,浸润绿色的风情。她是风信子为夏天带来的爱情,漫过粉色的窗子,装点着柴米油盐,崭新的日子斑斓如画。我们被阳光包围,明朗而热烈,有海浪拍打着潮岸的激涌,又如笑语溢满时光的杯盏。所有热烈的生长,都拥有明亮的方向。远处是麦浪起伏,我们相拥在丰收的乐章里,一起升华。典藏爱情-秋找一处温馨的角落,收藏起夏的日历,连同一些旧的心情和日子。把笔凝眸,构思着该怎样为丰收的岁月打烊。苞米的芳香温暖了谁的渴望,豆颊的饱满又收藏了谁的梦想……于是,对镜梳妆。研读一双沧桑的眸子,收割了什么,又该播种些什么?阳光的语言,大地的忠诚,所有的成熟籽粒欲言又止,长长的雁阵寄语大地的相思。遥望丰收,总会握住一些遥远的祝福。收割爱情,我们沐浴在一种崇高的境界。抚慰爱情-冬总有一些轻言和细语,与雪一起纷飞,那是时光的琐碎与日子的叮咛,以花的姿态落下。一场雪的过程,就是一个美丽的童话。雪落,是雪与大地在恋爱,雪花里有你的妩媚,你的温柔。春天很快来了,当雪地里生出温暖的炊烟,那是我们互捧着爱情的名字取暖。罗永良,出生于1983年,《齐鲁文学》杂志社社长、主编,《西部作家》特约编辑。作品散见于《青年文学》《星星诗刊》《安徽文学》《时代文学》《散文诗》《诗歌月刊》《诗选刊》《天津诗人》《燕京诗刊》《辽宁诗界》《天涯诗刊》《北极光》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莱西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被收入多个年度选本,着有诗集《春天在低处》《在乡间》。现居青岛莱西。

我爱鸟语花香的春天,我爱骄阳似火的夏天,我爱银装素裹的冬天,但我更爱硕果累累的秋天

秋天到了,家乡的田野就像一个浓妆艳抹的新娘。咧着嘴的玉米,红着脸的高粱,猫着腰的稻谷……都像一个个出席的宾客,喜滋滋地在这秋风中欢哥起舞。在我们的果园里,苹果个个鲜红饱满,梨子个个水灵灵的,摇摇晃晃地,好像在像我们招手。树上的小枣红彤彤的,好像一个个小灯笼,为我们照亮黑暗,迎来光明。菜园子里,茄子穿上了紫色的大袍子,豆角穿上了绿色的夹克衫,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自己会受到寒冷的侵蚀。

记得那明明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和父亲去玉米地里掰玉米,我门越掰越高兴。可老天似乎是要跟我们做对,湛蓝的天空瞬间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随后便是倾盆大雨,我们的心情也随及而变得黑暗。可就在这时,我惊奇地发现了一件小木屋。我和爸爸多万分惊喜,急忙地跑到了那间小木屋的门前,我们先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随后从门里走出一位和蔼可亲的老爷爷。经过短暂的交流之后,老爷爷同意我们进屋避雨。短暂的休息之后,雨也渐渐地停了,我们谢了这位老人家之后,就继续开始了掰玉米,一直掰着……

晚上,回到家中,我意外的发现阳台上的菊花开了,它是多么的漂亮啊!远远望去,它就像那一团金黄色的火焰,照亮了整个世界……此刻,我的眼里便只有它了,身边的一切仿佛都从我的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呆呆地注视着……直到妈妈叫我吃饭,我才又回过了神,看着妈妈,我被我刚才那幼稚的行为逗笑了。不过,从我的眼中,我仿佛看到了整个秋天,秋天是如此的美丽!秋天是如此的漂亮!

秋天,给人们带来了丰收的喜悦;给人们带来了舒心的笑容,也带来了新的希望。秋天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在这一年,人们都充满了喜悦。秋天是如此的美好,我爱秋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