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首歌

图片 1

       
我们一同坐在教室里,那时的你就坐在我身边。我一边写作业一边哼唱着王菲的红豆。

时间:2016-06-08 19:55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圣诞节快乐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我住的城市总会下雪,记忆却充满暖的感觉。”我在这座号称“冰城”的城市,每次去KTV会点《圣诞结》,唱着第一句的时候,总会心里会发笑,这个城市正好与歌词的第一句相反,每年都会下很大很大的雪。可我总是没有理由放弃这首歌。平时喜欢听陈奕迅,总觉得他的歌里总会唱出隐藏在自己心里的寂寞感,也许现在的年轻人都会这样觉得。陈小霞就是在我唱这首歌的时候认识的。我已经忘了我是第几次在KTV里唱这首歌,听到过别人说你唱的真不赖,也有人说唱不上去调就别唱了,听得我担心你嗓子,而陈小霞是第一个在我唱这首歌的时候笑着说,外面就下着雪呢,睁着眼睛说瞎话啊。当时整间房里的人都爆笑起来,连我自己也笑的唱不下去。叶烨说,陈小霞你不要打扰罗亚唱歌好不,他要是不好意思唱了你来顶场啊。那时我知道了她叫陈小霞,我说,陈小霞你来吧。我唱不下去了。你是不是个男人啊,逗你一下就唱不下去了啊。陈小霞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啤酒。唱不唱得下去和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有时就是很难搞懂女人的逻辑,什么都能扯到一块来。我拿着话筒继续唱下去,幸好第一句歌词在歌里只出现一次,否则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唱的下去。唱完后我坐在陈小霞旁边,拿起我的啤酒示意她,来,喝一个。哟,帅哥,这么记仇啊,就随口说了一句,就来灌我酒啊。陈小霞端着杯子斜了我一样,不过还是和我碰了一下,她说,不过谁怕谁啊。仰头就倒下一杯。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这样的女子真是太过强悍,一般人驾驭不住啊。跟着也仰头喝下一杯。这次来KTV算是寝室联谊,我们寝室和叶烨认识的一个女生的寝室。说起叶烨和那个女生认识也算戏剧化。那女生和朋友在打羽毛球,没想到一不小心羽毛球挂在旁边的树枝上了,试了半天都没弄下来,这时我们英俊高大的叶烨同学就出现了,一下就把羽毛球摘了下来,于是两人就认识了。而这次正好有机会,便一起出来唱歌。当然,顺带喝酒。因为要的是午夜场,打算唱一个通宵,来之前已经喝了许多啤酒,没过多久,我们寝室四个男生便倒了两个,我坐在陈小霞的旁边没再起来,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一起唱歌。她说,其实你唱歌还是挺好听的,我们一起唱歌吧。我笑了笑,便陪她唱歌,请原谅我忘了当时唱了什么歌。我很少记歌名,也很少说话,但这不妨碍我是一个麦霸,至少是伪麦霸。陆陆续续的几乎都倒了,我们唱的也累了,也为了不打扰其他人睡觉。我们也决定休息一下,因为人比较多,不够都躺着,我只好坐着靠在沙发上,陈小霞好无生疏的把头枕在我腿上,便睡了。但也没睡多久,凌晨五点多便收拾了回学校。那时的哈尔滨已经冬意了了,一出门便不自觉的裹紧身上的衣服,吸一口气,凉凉的如同刀子,从嘴巴到胃里,再经过血管蔓延全身。温度已经快到零下,也许哪天走在路上或坐在寝室,就能看到空中会洋洋洒洒飘起一种叫雪的精灵。陈小霞说的对,这个城市,总会下雪。不管我们的记忆是温暖还是冰冷。“落单的恋人也要过节,找一个人庆祝尽量喝醉”那天早上回到学校的时候,偌大的校园只有我们几个刚回来的身影,我跟陈小霞挥手再见,心里毫无波澜,觉得以后也没有机会再次出去。寝室的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调笑着说没想到啊罗亚,平时看你不说话,妹子挺会把啊。他们早上醒来的时候都看到了陈小霞枕在我腿上的一幕,也许他们在心里后悔,昨晚不应该喝那么多,或许就能和我一样能和其中一个“亲密接触”。有些时候,这生活的意义就已经低到,也许认识更多的异性朋友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我的以为,没过几天就被陈小霞的一条信息所打破。罗亚,出来陪我喝酒。那是下午的四点。哈尔滨冬季的下午四点已经天黑,城市里街灯盏盏透亮,渲染的整个城市上空都出现一个巨大的光晕,也许站在城市上空,就会看到这座古老城市所透出的无限风情吧。我走到学校后门的餐厅时,陈小霞已经自己一个人开始喝上了。我坐在她的对面,说你怎么了,干嘛想出来喝酒了。她看了看我,眼睛在头上的灯光照耀下异常迷人,喝了酒之后水汪汪的仿佛一泓月下的清泉。嘴角上扬,旁边出现一个浅浅的酒窝,她说,怎么,想你了不行啊。我看着她,你这状态也不是想我的样子啊。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也许我能帮你疏导一下呢。她先把自己杯子里倒上啤酒,然后把我的杯子拿过去倒满。你现在陪我喝酒就是好的疏导了。来,走一个。我不再说话,端起酒杯,和她碰一下便一口倒下去。冰凉的酒水如瀑布直冲进空空胃里,仿佛这样,就可以把想说的话给一起冲进胃里,不再吐出来。有时候,陪伴一个人的好方式并不一定要说多少话,哄得她多开心,只要安静的在身边,让她觉得这世间,还有一个人在旁边,便已经足够。我们开始喝酒,不说话,一杯一杯啤酒下肚,旁边一个一个行人经过,我感觉双眼已经开始无法聚焦的时候,她还在喝,一杯一杯,仿佛世间只能做这一件事。我说够了吧,还喝就回不去了。我没事。你要是醉了就先回去。她说着话的时候又举起杯子。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凉凉的。够了,别喝了。你再喝也解决不了事情的。走吧,出去走走。然后把老板叫过来结完帐,便往外走去。街道边的积雪在灯光下白白如皑,仿佛是经久不散的思念,在这个季节冷藏。我戴着帽子,裹着围巾,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陈小霞围着围巾,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双眼无神的散漫的走着。你小心点啊,别滑倒了。有些地方结冰了。我不放心的看着她。她看看我,笑了笑,眼睛仿佛泛起了涟漪。放心吧,没事的。我没喝多。女孩子不管怎样都别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我顿了顿,又说,你手一直这么凉吗?对啊,捂不热的。那你以后找男朋友可要找个血气旺盛的了,到时叫他给你捂。你把手插我口袋里看看。她依言把手放进我的口袋,哇,你的口袋这么热啊。以后就叫你帮我捂了。我说好啊。我把手放进她的口袋,里面冰凉如许久未曾住人的房间,空落落而冷冰冰。突然就想起许多地方看到的一句话,手凉的女生需要男生爱。以后要找个好好照顾你的男生。她看了看我,笑着说,你是说你吗?哈哈,没有啊。你可不要误会。其实……今天我失恋了,所以叫你出来陪我喝酒的。额,这样啊……你没事吧?突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安慰她,如同乌云突然移过来,把我想说的话都遮在身后。没事。她笑笑,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说出来,那样你会舒服点。别憋着。我看着她,总觉得不像是没事的样子。都说了没事啦,我这么强大的人哪有那么脆弱。谢谢你出来陪我喝酒。我们回去吧。我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我总认为,有些话,想对你说的时候,不用问,她也就对你说了。否则一直问只会让两人尴尬。经过校园的水果店,门口摆着一堆用包装纸简单包装了的苹果,旁边一张纸板上写着,苹果十元一个。正惊讶苹果为什么这么贵的时候,突然想起,明天就是圣诞节了。我过去买了一个,递给陈小霞,说提前祝你圣诞节快乐。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忘掉吧。陈小霞看到我递给她的苹果,笑容终于不再勉强。她说,谢谢,现在是我今天开心的时候。我说,开心就好。我们能活多少到几十岁,七十岁,八十岁,还是一百岁。我们在这么多的时间里,有多少节日是一个人度过的。也许有那么多浪漫的需要人陪伴的节日,我们都得独自一个人度过。一个人走在街上,看旁边擦肩而过的恩爱情侣;一个人躺在家里,电视上也全是讨论着节日里的幸福事件;就连在网上聊天,也是情侣们在大秀恩爱。可是我们不是依旧过来了么,一个人照样开开心心的,过着属于一个人的节日。陈小霞,你要记得,这个圣诞节还有我。“merrymerryChristmas,lonelylonelychristmas”老天仿佛为了给今年的圣诞节增添一些气氛,从一大早开始就洋洋洒洒的飘起了大雪,白皑皑的雪从灰蒙蒙的天空被风吹来吹去,仿佛是无数的孩子在好不知倦的奔跑,呼呼的大笑声传进紧闭的窗户。我望了望公交窗外,商店早早就开了灯,挂着彩球与彩纸的圣诞树无比漂亮,美丽的如同那一对对年轻情侣的心情。有几个穿着厚厚衣服的行人走在街旁的白雪上,仿佛能听到那一声声鞋子与雪交织的吱吱声。此刻我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礼盒,听着周围的人在说话,而我心里仿佛也在对自己说,圣诞节快乐。从我的学校坐车到高雯雯的学校需要一个多小时,中途还得转一趟公交。不过这都无所谓,总有些期望会让我们忽视前行中的困难与劳累。我与高雯雯高中就认识,一起经历过高三,她坐在我后座的旁边,两个人有时也经常说话,我会给她看我写的诗,有时也会问她不会做的作业,也许晚上还会打半个小时的电话。就在高考后第三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白,而她也答应了。这是我小心翼翼的爱情,我看电视的时候想着她,上网的时候想着她,连高考的时候也想着她。在高考那个暑假,我会一个人坐车去她所在的城市看她,一起逛街,买绝味,仿佛和她在一起,就算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后来,她来了哈尔滨念大学,而我,也阴差阳错被哈尔滨的学校录取。我总觉得,这就是缘分。到她学校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下了公交我踩在厚厚的白雪上,仿佛听到心跳一步一步的响着,轻快而蹒跚。高雯雯站在主楼的大门旁,白色衣服像是要融入这白雪之中。我笑着走过去,递给她礼盒。呐,圣诞节快乐。她看着我手中的礼盒,并没有接。说,圣诞节快乐。谢谢你来看我,你的礼物我不能要。干嘛啊,只是送你一个礼物而已。拿着吧。罗亚,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我相信我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勉强起来,就算不在一起了也可以是好朋友嘛。你别多想,就是看你没有手表,朋友之间送你一个嘛。罗亚,我不想这样。我男朋友已经送我手表了。所以,你的礼物我不能要。你回去吧,谢谢你来看我,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总觉得我已经足够的保护好自己了,戴着手套,围着围巾,穿着厚厚的衣服,可是她转身离开那一刻。我总觉得我这双可以焐热别人的手,变得无比冰凉起来。礼盒不大,但是也没有小到可以直接放进口袋,所以来的时候我一直拿在手上,我总觉得就算有些高调,但是我不在乎。可是此刻,放不进口袋的礼盒,我只好放进校门口旁的垃圾桶里。就像,狠心的把对她的爱丢进去了一样。无比疼痛。当初,高雯雯答应我的表白时说,好吧,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当时高兴的我以为这个机会是让两人相爱下去的机会,而后来才知道,那只是让她尝试爱上我的机会。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可在某些时候,却迟钝得可笑。当她和我说,我们不合适,还是分开的时候。我总觉得,这句话背后总会有一个让我们变得合适的机会。我窃喜继续和她一个城市,我努力让自己改变懂得更多。可有些东西,失去了真的就是失去了。没有任何挽留的余地。不会和白雪一样,化成水流进土地里,也许明年还可以卷土重来,又变成雪,笑傲在空中,得瑟地告诉大家“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但是,我们就是不合适了。学校旁新建的天桥还没把铺在上面的草拿走,楼梯前竖着还未完工的字样。我直接走上去,厚厚的雪铺在草上,根本已经看不到草的模样。桥下就算这个时候,还有许多车辆车水马龙的来回奔跑,车灯射出的光束在夜里仿佛无比坚强的欲望,是回家的欲望,还是找对象一起过圣诞节的欲望,亦或是希望能尽快结束工作的欲望?我拿出手机,平时很容易变烫的手机在空气中也冰冷起来,屏幕微弱的光芒里正中间显示着三个字:陈小霞。我笑笑。突然想起来《圣诞结》里唱着:merrymerryChristmas,lonelylonelyChristmas。想祝福不知该给谁,爱被我们打了死结。lonelylonelychristmas,merrymerryChristmas。写了卡片能寄给谁,心碎的像街上的纸屑。我用冻得已经快要僵硬的手指抖抖索索地打出十个字发过去,圣诞节快乐,出来喝酒吧。可是我过了很久,也没收到她的短信。也许,此刻她正和室友们在一起喝酒吧。我用冰冷的手套搓了搓冻僵的脸,然后,下了天桥,回寝室。一座城市到底有多少个灯,我数不清楚,也无法数清。可是,此刻,我感觉不到那盏属于我的灯在哪里。喂,你在哪啊?刚回寝室,圣诞节快乐。这个节日有什么好快乐的,又不是中国人的节日。你怎么了,有气无力的。没事。我笑笑,对着手机对面的陈小霞说,我也失恋了。刚好可以陪你了。哈?这样啊……那刚好可以陪我咯。快点出来,我们喝酒去。尽管陈小霞的话不算安慰,我依旧觉得心情好一点。我回答的很干脆,好的。“谁来陪我过这圣诞节”喂,哈尔滨下雪了。陈小霞给我发来这条信息的时候我还穿着短袖,南宁十月的太阳还能和哈尔滨夏天的太阳相媲美。我这还穿短袖呢。要不要过来避寒啊。哈哈。我离开哈尔滨已经半个月,家里给我安排了工作,突然间我就从那个已经深秋的城市又来过夏天。每天早上开始上班,不能像在学校,不想上课就直接逃课;也不能四点钟就放学,六点的时候下班,天外已经开始渐渐发黑。一个人找一个店吃粉,算是晚餐。我倒是想去啊,可惜去不了。陈小霞说。我们不再像以前,毫无忌惮的想去哪个城市,直接买一张票便去坐火车;也无法再K歌一个通宵,上不上课都不放在心上,我们要考虑着上班会不会迟到;我已经很久没和谁,尽情的喝一晚上酒,然后一起走路回家。陈小霞,那天我和老同学去KTV,习惯性的点了许多陈奕迅的歌,唱到《圣诞结》的时候我就突然想起了你。在这座城市,再也不会有人在我唱这首歌的时候笑我,因为这座城市确实,每年都不会下雪。我一个人走路,坐公交,查地图,全神贯注的熟悉这座城市,有时候也会在半夜唱林宥嘉的《我总是一个人在练习一个人》。我在这座从不下雪的城市,谁来陪我过圣诞节?作者:蒋波,正儿八经的文艺青年,青年写手。本文由蒋波本人授权发布,在此表示衷心感谢。这位童鞋,你迟到了,从今天起,小莱老湿在这里陪你一起吹牛逼,扯犊子,一起犯二,聊青春。守不住节操,就让小莱替你碎一地——by小莱老湿

北方的冬天,窗外呼呼的风响,像是咆哮的狼群,在寻求猎物。办公室里一片安静,立夏心里想着:大家都去过节去了。我怎么还在加班呀,也不知道这个七七死哪里去啦。

       
初夏的气候很干燥,我的喉咙里满是沧桑的感觉,唱着唱着我有些哽咽。你转过头,干净的大眼睛,厚密的睫毛,你看着我,什么话也没有说,直直地看着我。原本在唱得好好的我,竟被你看得眼泪生生地往下落。

关好窗户和电源,立夏准备锁好办公室,电话响起,是七七打过来的:“喂,七七,在哪里呢?”

       
 泪水像是听到了召唤般,一个劲地流,似乎要带走我所受过所有的委屈。可是固执如我,眼泪明明已经落下来了,我还是一直唱,一直哽咽,一直保持着刚才的笑。我不愿擦去眼泪。

“立夏,我现在在忙,你快回去,换好衣服,等会跟她们一起出去玩,一起唱歌我也会去的”

       
那是我第一看到你惊慌失措的像个孩子,全然没有了刚才看向我的镇定。你用手拭去了我脸上的泪,你那样小心翼翼地擦着,生怕弄疼我似的。你越是擦泪越是止不住的流。固执如你,你一直一直为我擦拭着眼泪,直到它干成了泪痕。

“好,那你快点啊”

我一直清楚的记得,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天,你帮我擦干了泪,你还说“好烫”。

       
也许你不知道,因为我从未对你提起过;也许你知道,因为你是那么聪明。自从和你坐同桌以后,我几乎一天里所有的时刻都跟你腻在一起。所以,没有你的时候,再也没有其他朋友陪我了。他们说:我有你就够了。我笑笑说:无所谓。是啊,无所谓。就算与全世界为敌,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够了,谁让那个人是你呢?

       
你的手上有用刀刻的“左”字。虽然不够清晰,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我问你是怎么回事,你说是初中的同学刻得。我说,是用刀?你说恩。我说男的女的,你说女的。

       
 那痛吗?不痛。看着那个痕迹,我似乎看到了随刀而流的血。还记得你说,你喜欢鲜艳的红色。

回到宿舍,立夏换好了她的针织长裙和黑色棉袄,一头长发飘飘,带上大红色的围巾,似乎这个节日显得特别重要,异常的兴奋,立夏走到房间的镜子面前看了看,觉得自己真的很美,噢,应该把他送的那双高跟鞋也穿上,那是恋爱四年,七七送给她最贵重的礼物。

“左”?这算不算缘分呢?

       
礼拜二的晚自习,我们一起请假了。那天下了好大的雨,我把伞扔给了你,在雨中蹦蹦跳跳,你说我像个精灵。我龇着牙齿对你笑的没心没肺。

       
 不是下雨才请假,是你被雨淋湿了,我把你带到宿舍给你换衣服。你说你身体素质不好,上次淋了雨,在医院待了一个礼拜。我拉着你换上了校服,帮你洗湿透的衣服。你就像个孩子一样,坐在我的床上看着我忙活。

       
 9点30分,我送你到校门口坐校车回家,虽然是初夏,下了雨的夜还是很冷。我把外套给了你。

       
 我一个人回寝室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只有我一个人在微弱的灯光下打着伞在风中冷得发抖。走过的路一片漆黑,我不敢回头。一个人在雨中走着走着,踏起的水花溅在我的脸上。刹那间我感觉自己活得多么卑微,因为害怕孤单,才会努力给予身边的每一个人关注,想看到所有人幸福。却唯独丢了自己的,残忍地把自己丢在微光的路口,找不到要去的方向。想想觉得自己好委屈。

       
 在送你回家的那个雨夜,我一个人扔掉了伞,在雨中狠狠的哭泣。在雨中,没有人看到我的泪,雨声也盖住了哭泣的声音。

         那天夜里,我就感冒了。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装做没事一样去上学。

“快点呀,立夏,穿上鞋赶紧走呀,那个谁叫的滴滴打车早就到了”

        因为你这个笨蛋曾经说过,没有我在身边,你是不会一个人去吃饭的。

       
 中考放假12天。回来的那天,我到教室你还没来。快到点了,你还是没来。我就去厕所里洗手打发时间。冰凉的液体流过我手腕的静脉,我喜欢这种蚀骨的感觉。忽然觉得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一回头,就看到了你那委屈的眼神。你说,我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说着还像个孩子一样,紧紧地抱着我不放。

         那一次我才知道,原来拥抱,是这样温暖。

         你回家乱吃冰淇淋,吃的又住院了。还说差点见不到我了。

我从来都不知道想念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令人窒息。         我说:现在知道我对你的重要性了吧,以后没我,看你怎么活。

       
 你看着我的眼睛:那我就一辈子跟你在一起。你的眼睛闪着亮亮的光。我别过眼去,笑了笑,一如既往。

       
 那一刻,我差点就脱口而出“好啊”。可是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说“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你成绩很好,却不是那种听话的好学生。初中的时候,你就学会了吸烟喝酒,和男孩子打成一片。

       
 所以见惯了世俗的孩子,经历的多了的孩子,总是可以那么云淡风轻,所有的事在你眼里都没什么好奇怪的。

       
 有次放假回家,回校心情有点不好。在外面买了好多酒,在寝室里喝。那是我第二次喝酒,第一次喝的时候吐的要死。你看见我一个人在寝室喝的有点多,他们叫我别喝我都没听,还一个劲地扬言没醉,其实那天,我是真的没醉。因为我清楚的记得,你那天亲自跑了好多路,买了许多酒在寝室陪我喝,你没有劝我别喝。你说,正在喝酒的人是没法劝的。

       
奇怪的是,那天我喝了很多酒都没事,我们都没事,跟没事人似的去上课,寝室里的人看到我们都呆了。

         下自习回到寝室后,打开门,一寝室的酒味。

“干嘛打扮得这么漂亮呀,还怕你们家七七嫌弃你啊”

我清晰地记着,你眨着好看的眼睛,眼里仿佛有氤氲的雾气,深的我看不到底。你一字一句的对我说:“说,好,了,要,一,辈,子,在,一,起”像宣读誓言一般。我郑重地点头。

       
 暑假这么久了,好想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我天天去那个原本离你最近的地方,可是你却去了另一所城市。

“哎呦,这反常的风格?莫非是要趁着圣诞节宣布大好事?”

你所在的城市,有我思念的因子。

         你说生日的时候回来看我,我还象模象样的画了地图给你。

        只是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想念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令人窒息。


刚刚在小号上翻到这篇文章,日期是2012-7-30,那年我16岁,深爱着文字。这篇是写给同桌R的,她总爱眨巴眨巴那双让人羡慕的大眼睛轻声地叫我“姐”。现在她在芜湖,我在无锡。就如歌里唱的那般“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一群女孩在房间外叫嚷着。

立夏穿着那双有纪念的鞋起身说:“好了,走了。”

坐在车上,听见外面街上到处都是那首歌“jingle。bell。  jingle
all。the。way。。。。。。。”

想起了以前,她跟七七在一起的时候,那是第一次过圣诞节,看完了学校组织的活动,之后七七带她去看了对面学校的篝火晚会,她们一起参加了一群人围着篝火跳兔子舞,当主持人说,“今晚圣诞节,要在人群中,挑几个人扮演圣诞老人?谁愿意?”七七立刻举手说“我愿意”。

在人群中七七发完了礼物,最后一个在立夏面前递给他一个红色的礼盒说:“立夏,今天我是圣诞老人,你一个人的圣诞老人,专门给你送礼物来了”立夏微信着接过盒子,是七七为她买的巧克力。

篝火晚会完毕,她们在校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立夏头靠着七七的肩膀,满心欢喜。

“七七,为什么圣诞节有圣诞老人呀,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呀?”

“圣诞节是外国节日,后来流传到我们国家?我们也就要过啦,以前没有听说是因为没有遇见我呀!”

“切,你以为我不会去百度呀,那以后,你要陪我过每一个圣诞节?”

“嗯,我会陪你过每一个圣诞节,扮圣诞老人给你送礼物”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看看远方的烟花,觉得时光真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节,真好,好温暖。

而现在,过去五年了,跟七七一直异地恋,早已经忘记了,当时的美好宣言,好不容易终于能在一个地方上班,感觉不是特别期盼过节,只要能好好的就好。

“立夏,到了,快下车,你说吃火锅还是吃西餐呢?”

“你们想吃啥呢?”小张开新车来与大家碰面。

“咦,立夏,你们家七七怎么没来”

“他说他去有事去,等会再来了”立夏抬了抬背包带子。

“好吧,我们去吃火锅,你们觉得呢?”走在最前面的娇娇说。

“可以啊”“反正好久没有吃了,我们都加班两星期了,对吧,还不好好吃一顿好的,干嘛吃火锅啊”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起了。

“立夏,你想吃啥?”

“火锅就火锅吧,正好可以热身,冬天适合吃火锅呀”

“好”说着,一起进了一家火锅店。

菜快上差不多的时候,大家都等不及了“立夏,你们家七七怎么回事呀?大过节的。。。还工作呀”

“打个电话吧”

“来了来了,大家久等了,那个我自罚三杯”七七推门而入,坐在立夏旁边。

“好了,来了就好,我们家七七最近加班太多,不宜喝酒”立夏赶忙说。

“呵呵我懂了,是不是要宣布结婚了”“对呀,怎么得也要秀个恩爱呀”娇娇一群人在起哄。

七七和立夏不语。

“哎七哥,话说你们两个谈了那么久,也该归宿了吧,给对方一个交代撒”

七七猛灌一口酒“还早呢,不急的”

“哈哈,我们一起走一个”。。。。。。。。

“吃完饭,我们干嘛去。”

“去唱歌啦”

“走”

“七哥,你今年准备的圣诞礼物是啥呀,拿出啊来让我们羡慕羡慕呀,我们求狗粮?话说娇娇和飞飞他们都有交换礼物,你们呢”

“对呀,对呀,你们家立夏可是等好久了呢”

七七作鬼脸姿势“今年啊,我把圣诞老人给她。。呵呵。。?

“那圣诞老人又是谁呢?”

“我呀”

“切,少打趣我们了,快点秀秀你们礼物吧”“七七,这是要宣布跟什么意思吧?”

立夏一边走一边听着他们的闲聊,她早已经给七七的礼物放在背包里,今年想送七七一条领带,希望他做自己最能依靠最坚强的男人。

KTV包间里,大家嘶吼着各种各样的歌,立夏和七七安静着坐着。

“立夏,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在隔壁公司等方案”

“没事,我能理解,你最近加班太多了,好好去放松一下吧。”立夏看着他,他的眼睛却在闪躲。

“立夏,七七一起唱一首歌吧”飞飞吆喝着。

“好,那还是那首你帮我们点,我们来唱”

“好的”

在众人欢呼雀跃之中,七七的电话响了,七七看了一眼手机出去了。立夏始终觉得七七太忙了,撅着嘴走到屏幕前面等着下一首歌,就该是他们一起唱的那首歌了,她决定出去看看七七什么情况。她一眼望到头也没有见到,等了一首歌的时间,也没有等回来,于是她回到了包间。

“立夏,怎么回事啊,该你们了。。。”

“切吧,他好像走了”

“应该不会吧,他应该是装扮圣诞老人去了,给你送礼物呢?”娇娇打趣道。

看着她们欢乐的唱歌,立夏很羡慕,也许再也回不去了,她心里有隐隐约约的不安,但是也不清楚到底不安在哪里,只好跟着他们一起唱起来了。

那一晚,七七一直没有回来。直到他们欢快唱完了,散了。

路灯下,天空好像下着毛毛雪,一起回宿舍的路上。
唱的太嗨的飞飞说,立夏,我送你吧

“不用了 我等等他”

“立夏,外面马上要下雪了,快回去,也许他太困了,早就回去了”

“你们回去吧,我等会自己打车回去。”

“那。。。。那你注意安全啊”飞飞关心的说。

“嗯”

灰色的灯光下,寒冷的冷风中,冬天的夜里真冷,尤其是北方的冬,立夏把衣服帽子扣在头上,紧了紧衣领,默默地走了长长一段,给七七打了七八个电话也没有人接。路上的行人比以往都少,大概大家都觉得冷吧。立夏决定走过这条路,穿去了主路就打车回去,因为太冷了,手都不想搓搓,干脆插在兜兜里。

终于走到了主路叫了一辆车,在车转弯的一瞬间,她看见不远处一百米处的公交站有两个人,她一直看着,直到两眼模糊,泪水似乎要结冰,车上立夏,放声哭,她内心对自己说“再也不过圣诞节了”

她分明看到七七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手里还有一个袋子,也许是一个礼物吧。可是她分明说要做我的圣诞老人的呀。

“圣诞老人,我不想再见到你了。”立夏心里想。

芭蕉姑娘/文

深夜阅读时光机:圣诞节有奖征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