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自己主宰

时光总是很匆匆,眨眼间,已经过去五年了。这是我2012年1月份写的文章,发表在自己的日志里,今天,我又把它翻了出来,看着这些稚嫩的文字,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段快乐的时光。

www463com 1

时间:2016-06-08 19:41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离开哈尔滨已经三日了,可是,眼前却依然能看到那个摔了我无数次的滑雪场,耳边也会时不时传来疯狂的尖叫声,用力呼吸,仿佛还能感觉到那清冽而纯净的气息……

原标题:有一种情,见与不见,都在心里 1
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

时针刚刚好指向零点!该死的,楼下的几只狗又开始狂吠个不停了,把我从周公那给拉回了现实,尽管我有多么的不愿意。“以后得找个机会考虑下点心是否换成卤狗肉,嗯,貌似味道还挺不错的。”无可奈何的我心里恨恨而又邪恶的想着…“哈欠!”三声打喷涕声从楼下那三只叫的正“开心”而丝毫不顾忌自己是否已经扰人清梦的不良家伙鼻孔中传出。“咦?奇怪,谁在咒我”狗狗们脑海里同时冒出疑问,“算了,先不管了,我继续‘汪!汪!汪!’,得再加把劲了,对面那只狗MM就快过来投怀送抱了,努力点可不能让其它那两只猥琐狗给泡走了!”我狂汗…

从登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就变得无比的欢欣,仿佛笼中的鸟儿重新获得了自由一样,虽然车上人声嘈杂,但好歹我们买的是卧铺,环境不是太恶劣,和我同行的是思,她是个体贴的好姑娘,一路上帮我泡面打水,我们说说笑笑,觉得旅途一点都不寂寞,坐了20多个小时,哈尔滨终于以他昂扬的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

原标题:有一种情,见与不见,都在心里

今天感觉好累,可能是昨晚睡眠不足的缘故吧!昨天晚上,大家一如既往的出来小聚了下。行程上没有太大的改变,包厢吃完饭后去新天地KTV…只不过中间有了点小插曲…路过兰溪畔游乐场,几个女生突发奇想要去坐过山车(不过那玩意是否有点名不符实…?),没办法我也被拉了上去。脆弱的耳膜在饱受了几分钟女生的受怕尖叫声后,那玩意终于停了下来。然而我刚一站起来,就感觉到头晕目眩,差点从座椅上掉了下去,真丢人…似乎受罪的日子还没到头,这不,刚一下去,那帮家伙又嚷着要去坐海盗船…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坐上去的,但是在海盗船开动的那一刻我才深切体会到“后悔”二字是怎么写的…那种从高空往下坠落的感觉让我脑袋一阵晕眩,自始至终我都紧闭双眼不敢看外面的景物,我怕一睁开眼睛马上会让自己吐出来,从而进入“飘飘欲仙”的状态…女生们的尖叫是如此之大声!这不,坐我旁边的某不良女生让我好一阵无语!刚开始那会听到她的尖叫让我稍稍感到有点安慰,毕竟我还是“勇敢”滴,没有叫出来。可是后面她的一句话让我脸上立马升起了两条黑线,使我有种要“踹”她一脚的想法!这家伙,两手都死抓着我不放了,而且脑袋也靠我肩上了,竟然在尖叫声过后给我来了句“好刺激呀!”…我说我的大小姐,就算咱俩关系很好很铁,可你也不能这么刺激我吧?雷死我了你!严重打击了我本已受伤的心,真是的。正当我深度剖析“度日如年”是否等同于“度秒如年”时,尖叫声的始作俑者终“良心发现”而停了下来。晃晃悠悠的我,貌似终于学会了醉拳第一式——“分不清南北式”……也不知道是谁,在我耳边说了句“真不过瘾,咱们大家再来一次吧!”,“扑通!”本就已处于晃悠状态的我马上脚一软摔了下去,还好旁边某位仁兄眼尖手快把我搀扶住,以至于我差点没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果然,这个“再来一次”的提议终全票通过,于是高分贝的专利声音再次回荡在四周~~~!坐在靠椅上,一个人静静的边恢复元气边看着那群人儿,我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仿佛这一刻,世界就这样静止了下来,有点心悸!

刚下火车,就感受到刺骨的寒冷,那种冷具有极强的穿透力,瞬间到达五脏百骸,来接我们的是一个小帅哥,他是浙江人,说一口南方的普通话,听起来特别好听。出租车司机是个典型的东北大汉,因为道路拥挤,他不停的发牢骚,东北人骂娘感觉就像老赵演小品,每一句都能逗的我们哈哈大笑。我们下榻的地方是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女生公寓,倩现在是博士在读,厉害吧。

1

晚上11点才从酒店里出来,大家散场回去了。躺在在阿楠家客厅的沙发上,我们两个人谈了好多好多,直至凌晨2点。从阿楠口中我才晓得,原来并不是我和阿海两个人有那种感觉。是啊,这还真是一个失败的交际圈!我们谈的多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我们都曾天真的以为,人与人之间,无非就是只要我们待他人真诚了,那么一份美好的回忆就可此而产生。经过了这么多人和事后,我们都明白了,这是一个非常可笑的想法。于是我们彼此约定,以后大家一定要开心,快乐——由我们自己来主宰!其实我们不要更多的去评论别人如何错误,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一个人的改变初衷并不在他本人,而是这个社会造就了结局。那些真诚的、虚伪的面孔;友善的、不屑的目光…等等,有时,一个眼神即可让人读出诸多信息。我们现在所要做的不是想着如何把这些牢记心底,而是只要自己明白即可,聪明人就应该有自己的一套处世方法,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然处世,这是原则之一。快乐,只能自己来掌握!社会是一门大科学,我们还只是门外汉而已,所要学的,真的很多、很多!

校园内,雪雕随处可见,简直太让人惊喜了,我当时兴奋的都想大喊,饭后,我们来到滑冰场,穿着传说中的冰刀,我像笨拙的企鹅一样在冰上蹒跚,看着别人优美快速的滑行,我好生羡慕,但因为资质有限,我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但我心想,如果让我在这里待上一年半载的,我一样在冰上进退自如,嘻嘻。晚上,我们去学校的游泳馆游泳,虽然我也有过下水的经历,但那都是借助救生圈在水里嬉戏,对于真正的游泳还真是一窍不通,在倩的悉心指导和热切的鼓励下,我最终学会了在水上漂,也算是有所收获。第一天,就在我的兴奋和新奇里过去了。

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忘了曾经的那些不愉快,尽快使自己成熟稳重起来,彼此约定一定要快乐哈!期待下次的碰面,到时阿海、阿楠,曾经的那些哥们,我们一定要把酒言欢,畅谈人生哈!

第二天6点钟,我们就出发了,迎着北方冰凉的晨曦,我们来到玉泉威虎山滑雪场,穿上笨重的雪地靴,我简直寸步难行,雪橇更是不听我的话,还没滑5秒,我就仰天倒在雪地上,狼狈的连爬都爬不起来,还是教练把我用力拉起来,可是还没等我站稳,我又大叫一声,倒下了,就这样,我连滚带爬的总算从最高处下来了,我们找了一个相对来说平缓的斜坡,开始认真练习滑雪,摔了无数次后,总算可以小小的滑行一段了,但不会拐弯,也不会停,老远看到人就大叫着冲上去,思说,她差点把一个人撞骨折了,一次,我拉着雪橇往上走时,一个上点年纪的人冲我滑过来,我急忙往旁边给他让路,但他显然不会停,大叫一声摔在我面前,我俩同时仰头大笑。雪坡上,处处有人摔倒,时时听到尖叫,空气里都弥漫着欢笑,渐渐的,我也敢从稍高处往下滑了,感受着速度带来的恐惧和刺激,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我觉得自己从未有过这般快活,我不停的摔,不停的滑,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估计,我是场上摔的最多的那个人,我的裤子都湿了,回去路上,把羽绒服一掀,屁股就不停的冒气,把他们都逗死了。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圈子,但并不是属于每个人共有,它只属于有一把唤作“真诚”的钥匙才能打得开的,它,只属于你、我、他!

第三天,我们来到冰雪大世界,好一个粉妆玉砌的所在,我们好像来到童话里的水晶宫,到处都是透明的宫殿和城堡,置身其中,人会产生一种错觉,感觉那里不是人间,而是天堂,那么纯净无暇,那么虚幻美好,当时我恨不得搬一块冰回来,嘻嘻。登上高高的滑道,我们四个尖叫着往下滑,那种感觉太爽了,以至于我都玩疯了,滑了一次又一次,没有征兆的,高空燃起了烟花,那璀璨的烟花就绽放在我们的面前,太不真实了,太美了,似乎梦里都没有过那么美丽的场景,突然,我想到了一个词,那就是幸福,对,我太幸福了,我幸福的想大喊,想尖叫,想疯跑,总之,我被那里的一切震撼了,回去的路上,我们步行穿过了长长的松花江大桥,感受到了夜幕下的哈尔滨的魅力,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第四天,我们来到慕名已久的中央大街,那里是哈尔滨最著名的步行街,人可真多,摩肩接踵,俄罗斯工艺品商店里的新奇玩意也是琳琅满目,我们逛到两腿发软,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有一种情,见与不见,都在心里。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在这几日,倩她们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带我吃遍了当地名吃,最有特色的就属炸蚕蛹了,开始我不敢吃,可是我闭着眼睛吃了一个后,发现味道好极了,于是开始大快朵颐,还有那个什么鸳鸯贝,也特别好吃,那里的糖葫芦也让我念念不忘,好大一串,冰凉清甜,每次回味,我都要流口水。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这几日,我重新找回了年轻的感觉,也再次体会到快乐的滋味,谢谢你们,我的宝贝们。

人为财死。

www463com 2

鸟为食亡啊。

www463com 3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www463com 4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www463com 5

“……我去你妈!”

www463com 6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啊。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我去你妈!”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www463com,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

师父说,

这世上其实有很多人,

你已经见过此生最后一面了,

只是你还没有发觉而已。

原来这个城市很大,

一转身就是两个世界。

没有刻意地去见,

今生就再没相遇过了。

但有一种情,

见与不见,都在心里。

1

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啊。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我去你妈!”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啊。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我去你妈!”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

入了心的人,最难忘。

动了心的情,最难放。

有的人明明还常想念,

但就是找不到理由联系了。

感性总是被理性压倒,

害怕问候成了打扰。

有的人曾经那么要好,

却不能一直相伴到老。

一句话没说清楚,

再见就是陌生人了。

人最难的不是学会告别,

而是当你终于能接受分离时,

那个人却赖在你心里不走了。

不主动,

不是因为对方不重要,

而是不知道自己是否重要。

因为你很清楚,

唯独当他也想见你时,

你们见面才有意义。

其实时间不曾淡了感情,

只是你的故事变复杂了,

有些话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距离不曾远了思念,

只是他的生活变忙碌了,

不如把牵挂埋在心底。

1

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啊。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我去你妈!”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啊。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我去你妈!”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

感情不论远近,只论真心。

知己不在身边,却在心里。

有困难只管开口,还会伸出援手。

无论多久不联系,只要一见面,

依旧放肆地开怀大笑。

因为最好的感情,

是各自忙乱,又互相牵挂。

最好的感情,

是各自忙乱,又互相牵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