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个题目,也许你会认为我首先会描述我父亲的外貌。其实不然。至今,我对父亲的外貌都还是模糊朦胧的。我不知道他有多高,有多重,是否是双眼皮,耳朵是大是小还是不大不小……甚至,父亲的生日我都是高考后才知道的。可以说,我是一个不孝的女儿,但父亲却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www463com 1

问:你遇到过的亲戚之间最让人寒心的事情是什么?你们还来往吗?

记忆中,父亲从未打过我们俩姐妹。有一次,妹妹一直哭着不停。怎样哄,都哄不停。劳累了一天的父亲也只是把妹妹拎出屋,把她关在门外,说:“等你哭够了,再进来。”不久,有位邻居来找父亲,妹妹就进了屋。自此,她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哭了。

今天是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父亲节。朋友圈几乎已经被各式各样的父亲节祝福刷屏了。所有人都在狂热的表达着对父亲的爱,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是否能看得到。

www463com 2

父亲每天都很忙。农忙时,他加紧地把农活做松;农闲时,他就到叔叔包的工地上去做工。一年四季都是在地里和工地上忙活。因此,他很少关心我们俩姐妹的学习。初三最后一学期,妹妹怎么说,怎么劝,都不去报名。

我只是静静的,我什么也没有对他说,我已经无法再去表达,我也不知道我想怎么样,让他给我道歉吗?就算他真的说了软话我又如何去面对呢,想到这些眼泪就又要止不住。

本人家里发生过一件事特别让我触动和心寒。

她还让父亲把预交的学费拿回来。那时,我读高三,正流连于高考的“题海”中,对妹妹辍学的事,没多想。直至,高考结束后,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时,我才明白妹妹已经到外地打工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妹妹知道家里的境况,故意不好好学习,最后被逼退学。父亲也没说什么,找了个空闲的时间去学校把钱领回来了。

我过生日的那天,他给我发了条微信。我实在不知道要回什么,发了个可爱的表情。从上次到现在,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我好不容易对他敞开的心又再次关闭了,我也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但我真的就是开不了口。

就是今年5月份的时候,我那时候在学校刚好有点事想请假回家,其实现在大学生还是比较自由的,所以我和我爸说我想回家一趟然后我爸也没说什么就说好,和我爸说完了我的事的时候以后,我爸告诉我,我伯伯中风了在医院住院,那时候我回家也不顺路去看我伯伯,我爸告诉我说他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就回家你也可以看到,然后我也没多想就算了。

有一次,父亲急着要把地里的玉米全部施完肥。他让我去帮他拔草。那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正打算赶去学校上晚自习。走路还要走1个小时。我嘴上没说什么,极不情愿地跟着他到山上拔玉米地里的草,但心里早已生气地对他反抗道:“我不去上课了,以后就帮你干农活算了。再也不去上课了。”拔了一个多小时的草,爸才对我说:“好了,回去吧!”我站起身,悲愤地匆匆跑回家,装好书包,去了学校。到学校时,同学都早已吃完晚饭,准备上课了。

他之于我,这么多年,不过是像一个标签,一个符号。我从来不明白真正意义上的父亲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那么近却又那么远。我们也许彼此深爱,却只能这样互相伤害。

回家后几天我伯伯也回来了,他比我想象中还严重,就是一半身体动不了,另外一半没事,他说话也说不清楚,后面我才知道原来刚住院的时候都差不多像植物人一样,但是事到如今我作为小辈也帮不了什么做不了什么,所以就没事和他聊聊天让他开开心。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于对父亲的报复。自那以后,我的成绩进步很快,最后还考上了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我用三姨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父亲接的电话。他只回了我一句:“哦!知道了。”好像是在回答别人问他“吃饭了没有”一样。

我承认,我故意不去给他发任何祝福。也许我就是想让他伤心,起码他会伤心也是在乎我的一种证明。

亲戚让我心寒是我爸和我伯伯他们这些人聊天的时候听到的,因为我伯伯是在广州工作的时候中风的所以也是在广州医院接受治疗。可是我姑姑他在中山,了解广东的人都知道中山上面一些就是广州,家里人想叫我姑姑去看一下我伯伯的可是她说没时间阿很忙啊什么的,然后他们聊天的那一天我刚好看到朋友圈我姑姑和我姑父去三亚玩,这就是忙?他可是你亲弟弟啊。这件事情让我特别特别心寒,平时其实一家人也是挺好的,没有什么吵架啊什么的,为什么这么大的事她还有心情去玩而不是去看一下。

大二第一学期,根据大一的成绩,我被评为“三好学生标兵”,并成功申请到了国家励志奖学金。我首先想到的是给家里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之后,父亲接起了电话。我听到是他的声音,喜悦之情一下子都消散了,平静地说:“我评上了三好并拿到奖学金。”他只是淡淡地说:“哦。知道了。”双方沉默了两秒。他说:“你在那里要吃好点。”我回道:“我知道。”他说:“那好吧!就这样了。挂了。”每次打电话,只要是父亲接电话,通话时间绝不会超过2分钟。这次也一样。很多话都咽回肚里了。

从小到大,我不记得我和他有过任何亲密的肢体接触。我不知道他在我生命中的意义是什么。仿佛他带给我的只有压力,恐惧。丝毫感觉不到温暖和爱。

这件事不仅是让我特别心寒,我可以感觉到长辈们也是。

这学期,我被评为“三好学生”,但是评贫困生时,没有我。我不能申请奖学金。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这次也是父亲接的电话。我哽咽地说:“爸,这次的奖学金,我没申请到,怎么办啊?”泪不自觉地流下。

他是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了,供我吃饭穿衣读书,我也是感激的,但我真正想要的那种来自父亲的爱和与父亲之间的情感我却从来都没有得到。

亲戚亲人间最让人寒心的事,莫过于落井下石。

爸说:“没申请到就算了。没钱了,给我说,我让三姨给你打过去。钱,我已经放她那儿了。”我含泪道:“可是,爸,我没申请到奖学金。明年你又要交学费了。那么多的钱,我不想你和妈再那么辛苦。”爸说:“没关系啦。我和你妈都还能做的动。你的学费还是挣得起的。别多想了。在学校自己照顾好自己,吃好点。争取明年拿到就行了嘛。”

很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经常听妈妈提起,小时候每次吃饭我都会闹,他就举起筷子要打我,太奶就会拉着,妈妈每次也会因为这个与他吵架,看来也许我从小就是不讨他喜欢的。也可能因为那个时候他也还小。他十七岁同妈妈结了婚,十八岁就有了我。我们只差了十八岁而已。我今年已经二十五了,才到现在这个心智,想来他十八九岁的时候应该也不过还是个孩子。

八十年代,我爸二十来岁,生意失败,欠下一笔外债,就外出躲债去了。留下我妈带着三个孩子在农村生活。

我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一味地重复又重复我没申请到奖学金,他和妈又要劳累,并且妈的身体又不好。爸也是一再的安慰我,别再多想。没申请到就算了。那段时间是我和父亲自大学以来通话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一段时间。

小时候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我真的不记得他有抱过我,亲过我,牵过我的手。真的不记得,记忆力对他有的只是恐惧。他一瞪眼睛我几乎就要吓破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仿佛让自己的孩子怕自己是一种天大的本事,仿佛这样能证明他的威严。

我爸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大家本来是一起生活的。但爸爸走后,叔伯生怕我们成为他们的负担,伯伯做为长兄,做主把家先分了。其实没啥可分,就一些少的可怜田地和爷爷生病欠的药钱。

事情过去了。心情渐渐平稳。我抽了一个估计父亲不在家的时间给妈打了个电话。我问妈,外公的病好了吗?买电视的钱给了吗?妈说,外公的病反反复复,还在住院观察。他们刚卖了条猪,但是买电视的钱还没给。一个星期后,我又打电话回去问妈。妈说,外公的病好多了,已经回家了。

我也不记得小的时候与他有过任何的交流,也不记得从他那里得到过什么教诲。他所给与我的似乎永远都只是不满意,我似乎从来没有从他那里得到过一句表扬,就算我考了第二名,他也不会开心,只会说为什么不能考第一。

家分好后,他安排大叔叔一家去给姑妈家养猪去,安排小叔叔给人做上门女婿去,他自己带着妻小外出打工去。爷爷生病去世,欠下一笔药钱,分家时大家分摊,结果大家走了,他的那份还留给我妈还。

电视的钱仍还没给。她还给我说:“你爸让我别给你说买电视的钱还欠着,怕你在学校会更节约。”当时,泪就不断的往外涌。我努力压住哽咽声,平静地说:“不会的,我会照顾好自己,吃好的。”其实,正如爸所担心的那样,未申请到奖学金已成事实后,我真的变得更节约。每天都算着,没必要的开支,钱不要超过那个数。

小时候我在他面前一直都是战战兢兢。在很小的时候他在我的成长中缺席了一段时间,因为惹了事情,被警察通缉,躲到外地亲戚家里,不敢回家。我那个时候大概是五六岁的样子吧!我记得邻居经常逗我说你爸呢?我会充满警觉的告诉他说不知道,别问我爸,邻居曾一度夸我聪明,可年幼的我也知道别人问的时候心里自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痛。

债主是我爸的合伙人兼好友,找我妈要债那可是没手软。家里养的猪可以杀了,就把猪拉走,地里能卖钱的作物收成了,也拉走,到年三十晚上,他还来我家砸门,逼我妈还钱。我妈被逼的在那哭,说不是我们不还钱,是根本没钱,能拿的你也全拿走了,实在没办法。我们那时小,妈妈就是我们的天,看妈妈哭就像天塌了,那种恐惧成了我的童年阴影,从那以后我好怕过年。

此时,我有依稀地记起了去年春节回家,去外公家拜年。父亲抱怨地给外公他们说:“每次她都只给她妈打电话,从不给我打。”她,当然,指的是我。事实也是如此。上大学以后,我都只是挑估计父亲不在家的时间给家里打电话。只有极少数的时候,他碰巧在家,但也只是聊我的钱够不够。

我记得有次,姑姥姥家的舅舅结婚,是在快夏天的时候,我们都去他们村子喝喜酒,我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见过他了。他跑回来看我们了,我和妈妈好像还有姥爷到了一片玉米地,他偷偷跑了进来。说了什么不记得,只记得有这样一件事。

农村邻里之间,一般都有血缘或亲戚关系。那时我们家穷到亲戚敢当街说,有钱我也不会借你,你们已经永无出头之日了。

其实,很多事没做,很多话没说,很多感情没显露,但并不代表他不懂,不关心。只是缺乏表达而已。“知女莫若父。”我现在算是真正感悟到了。希望我醒悟得还不算太晚。

大概过了一两年事情平息了。他又回来了,他找了一份开长途汽车的工作,于是便开始了常年在外跑的日子。一个月只回来一两次,每次在家呆个一两天,我那个时候既怕他,又想跟他亲近,我真的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感觉的。

后来我爸和小叔叔一起做生意,叔叔多付了两千本金,看生意不赚钱怕钱没了,追着我爸要钱,说赶紧把钱给他,他不要等,不然谁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反正那时穷到在村里,有人家里没了东西,他们都会先怀疑是不是你偷的。

和他一起开货车的刘叔也有个和我差不多一般大的女儿,我看到她女儿和她关系那么好,一点都不怕她,还管着她爸爸,她爸爸也很听她的话,年幼的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羡慕。

后来在村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们举家外出打工,经过全家人的努力,在县城开了一家店并买了房。

我也试着学刘叔的女儿,记得有一次他出车回来在家,早上起来我妈让我叫他起床吃饭,我去叫了可能我还说了别的,我不记得了具体说了什么,我只记得他对我说“你是不是和我混熟了”。

没买房前,我们家真是一个亲戚也没有。买房后,亲朋好友也都恢复了往来。我妈的原则是有人来,我也好酒好菜招待你,你不来,我更不会上赶着去。

从此,我记住了,我们不熟,我和你是那样的陌生。这句话,在年幼的我心里造成的伤害和阴影至今都无法抹去,每想到都会掉泪。

因为爸爸的离去,我一时之间放不下,失眠得历害,检查出有轻度抑郁焦虑症,那天不经间在家族群里和一姐聊了几句,没过多久,我哥哥的两个女儿,我的亲侄女便有了二十几条信息,内容如“人在作、天在看、终于报应了”之内,我看了两条便也心寒悄然退群,过会群里人郜来安慰我,应该内容比我看到的过分吧,我便打电话给哥哥,想叫他制止侄女们闹笑话,殊不知,我哥哥把我通讯拉黑了,我唯一的哥哥,一直爱护的哥哥,我老家在四川农村,一般老人死后都是风光大葬的,今年六月爸爸走了,哥哥是信佛的,他按照自己的方式安排了后事,因为从未有过那样的方式,所以起了一点言语冲突,但最终也是依从了他,事后,我想到爸爸走了,也不想因为那些小事而伤了亲情,慎重的道个歉,兄妹间沟通好了再离开的,没想到一转身便是两个世界,真的好心痛……

从小到大,我不记得和他有过任何温暖甜蜜的回忆。印象深刻的都是不好的事情。恐惧,恐惧,不完的恐惧。

本人女,25岁,至今最让我寒心的是我的爷爷和我的爸爸。

他出车,我在家里有时候和妈妈吵架,妈妈就会吓唬我,等你爸回来我告诉你爸。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恐吓和侮辱,她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想和她较劲。有一次他回来,我们一起吃饭,在饭桌上妈妈开始告状,他说,来,你骂她一句我给你一块钱。我当时吓傻了,年幼的我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她们对我的教育。

虽然他们不爱我,但是很多亲人对我也很好,我也没有记恨他们,但是也不能轻易原谅。

我不是埋怨,也不该埋怨,更没资格埋怨。但这就是中国年轻无知的父母对孩子的摧残和教育。

从我出生,我的爷爷就不喜欢我,我作为头胎,因为是个女娃,当时我爷爷就生气了,我生下来爷爷奶奶都没有看一眼。

他对我一点耐心都没有。有次,
在奶奶家,他教我骑摩托车,那时我也就才十一二岁,面对他,我又紧张,又恐惧,就学不会,他就没好气的凶我,说就你这样赶紧歇着吧。

而且当时因为肠子胀气的小问题,后来我大姨跟我说过,我爷爷曾经私自说过我不详,要把我处理了,要我妈再生一个。

还有一次,他喝多了,回到家和妈妈吵架,说我们都是寄生虫,这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寄生虫,我不明白如果他想自己自由,为什么还要结婚呢?我躺在那里,吓得要死,小时候我心脏不是太好,想哭又不敢哭,他拿枕头按住我的头,我差点吓到休克。后来听说第二天,他醒酒,很后悔,还去给我买药。呵呵。

在我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我妈顶不住压力,也怕我爷爷真的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让我大姨把我抱走,接下来的很多年都是我大姨把我当亲闺女养的。

小时候,我一点也不希望他回家。每次他快回来,对于我来说都是恐惧与噩梦。我不想见到他,从来不想他,他不在家,才是我的天下。他回来,我像耗子见了猫一样,活在恐惧的阴影中。

后来上学,我妈妈又把我接回家了,跟我爷爷奶奶几乎每天都要碰面,但是他们从不与我说一句话,有时候我无意碰到他们,他们就会把我推开并且大声呵斥我。

也不是没对我好过,出车到外地回来也会给我带些小玩意。也有带过衣服给我。从北京买的一套裙子,还有一年买了红背心和黄短裤。还有年冬天,买了红棉袄,牛仔裤,两双鞋。不过我都不喜欢。感觉都是男孩子穿的。

总之我在家发出一点声音,他们就会不悦,小学的时候我惧怕爷爷奶奶,我非常孤僻胆小。虽然现在我已经好很多了,但是没有人知道我花了多少年、多少精力才慢慢治愈自己。

我学习成绩一直优异,他的朋友们都会在他面前夸奖我,他很得意。也许这也是后来我为什么一直这么要强的缘故。我不想让他失望,但他却从未关心过我累不累。永远的不满足。在他那里永远得不到认可。这也许就是我后来为什么总是没有自信,自我价值薄弱,存在感低的缘故吧。

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爷爷奶奶一直对我心有芥蒂,从未给过我好脸色,二十多年来始终对我很冰冷,而且在我爷爷奶奶一直作风强势,规矩很多,每逢节假日家里人必须到齐,而且等长子长孙入席后才可以吃饭。

我以配额考入了省重点,他还是不满意,因为是靠配额。呵呵。

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
他们还是有很多封建的规矩,而且思想很传统,有时候他们干预我的事情,我会非常反感,我若多说一句,他们就暴跳如雷指责我不孝,没规矩。好在几年前,爷爷奶奶单独出去住了,我的世界才渐渐开明,如果还一直生活在一起,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什么模样。

我上初三家里走了妹妹,高一时又有了弟弟。高二开始我就越来越叛逆。仿佛这么多年所压抑积聚的能量一夜之间全部爆发,我不好好学习,逃课,去网吧包夜,去酒吧,谈恋爱,抽烟,喝酒。

爷爷奶奶这么对我也就算了,可是我的亲爸爸也是这样的态度,他当我完全是透明的,几乎没有跟我说什么话,除了发脾气的时候。

我们第一次正面冲突是在高一,我在兰陵网吧抽烟,骂人,被村里的一个小混混看到,告诉了他。他气的要死。回到家里,要打我,家里人都拉着,我跑到姥姥家,他发疯似的追了过去。姥爷怕我被打,骑自行车告诉我快跑还摔倒了。

可能是伤透了,我也不恨他,但是我心里从来没有把他当父亲。

我跑到了兰陵三姨家,我边走边流泪,当时心里对他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反正已经这样了。就这样撕破脸也好,我再也不用怕他了。我再也不用那么累的伪装了,这下我彻底解放了。

如今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他们曾经给的伤害和黑暗,在我爱的人那里慢慢被治愈,我知道,哪怕是亲人,也不能做的所有人都喜欢你,但是作为血缘最亲的两个人,一直在我生活中出现的两个人,他们带来的副作用太大了。

从那以后,我和他,几乎从不说话,在家里吃饭他在吃我就不上桌子,什么时候他吃完了我才吃。就是这样的关系。

曾经我的不相信别人,不相信爱,总是自己独来独往,对这个世界充满怀疑和恨意,初中的时候我的厌世思想很严重,庆幸我有一个很爱我的妈妈和大姨,虽然我没有父爱,但是我有两份母爱。

直到高三下班学期,我的学习成绩已经一落千丈,没有心思在学校呆着,经常夜不归寝班主任给他打电话说要他来学校,说是要开除我,但其实也就想让家长来说说好话,做个承诺。第二天,他带了他的一个比较有文化的朋友,一起来了学校。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苍老,一夜之间,头发愁白了许多。我坐在他的车里,看着他,忽然觉得他真的老了。

后来的我释怀了,比起计较,我学会了感恩和珍惜,不再纠结于那些不爱我的人,而是要感恩对自己有爱的人。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他什么也没有说,没有要打我,也没有骂我。可能更多的是无奈吧!但我的心里却很不舒服。我们到办公室,本来他是想和老师好好说再让我回到学校的,但我在办公室什么都不顾的跟老师大吵了一架,把那个势利眼的老师从头到尾数落了一番。他无奈,只得说,走吧,姑娘,去宿舍收拾东西回家吧!

要说是“寒心”还不如说是“痛心。”爸爸的哥哥,我的大伯,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作为兄长该做的事,一直以来就是以占我们家的小便宜而沾沾自喜。只要爸爸有一件事没有达到他的要求,立刻翻脸不认人,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

我收拾了东西,他把我带走了。我说不想回家,想在外面租个房子,那时候,他在双城有个朋友,家里房子空着,刚好她家也有个孩子,就让姥姥来双城陪读了,给我们做饭。这个时候,他似乎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女儿或者更多的是无能为力吧。

爸爸是一个很大度的人,但是在我大伯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取闹,谩骂中真的寒心了。

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出口大骂,他被我的不听话和叛逆折磨的也没有了办法。再后来我参加了高考,以后我就跑去当时的男朋友家里呆了几天,那个时候,就是不想回家,也没有太多钱。经常和李茜窝在二十块钱一天的小旅店,一住就是几天。就是不想回家,不想面对她们。

爸爸说到死都不想再看见他。

后来我还是考了个不错的二本。他这一次应该还算满意。大学开学,带了他的两个朋友开车送我去牡丹江,其中一个朋友是我们导员的舅舅。到了牡丹江,导员热情招呼我们在国际教育学院吃了顿挺像样的饭,也赚足了面子。他总是这样,即使在我面前,也特别想证明他的实力,也要承认他的面子。

这话题似乎戳中了我心里的伤。

再次让他失望,大一时就经常逃课,一两个月不在学校,导员电话都打到我家里,说找不到我。那个时候我几乎我已经不和他沟通了,一年我们父女也不会通一个电话,我当时想辍学去北漂,就说不想念大学了。当时妈妈也拿我没辙,就说随你吧,也管不了你。我当时在网上搜北漂两个字,出现的尽是有多么艰难多么苦,尤其是没有学历的。我退却了,我怕了。想来想去,还是坚持读完大学吧!

前些年我父亲生意遇到困难,需要资金周转,然后打了一圈电话,没人愿意借。

大一,过年回家时,一个寒假放了将近三个月假,我在家里连两个星期都呆不上。不想回家,不想面对家里。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再让他们骄傲的,就是不想面对他们。没有交流,没有沟通,我们中间有一睹厚厚的无形的墙,将我们隔开,越来越远。

好嘛,在利益面前,无外乎互惠的选择。

我们之间关系的转机是在大二,当时我和琪琪在一起,
我妈打来电话说,他在外面跟人打架,被人用刀捅了,差点死了,离心脏只有一厘米,已经扎到了肺里,鲜血灌了满膛,抽了500ml血出来,差点就死了。但是没有和我妈讲,也是在快出院了的时候才跟我妈说。

当时好多受过我爸恩惠的人都把他拒之门外。

当时,接了这个电话,眼泪就忍不住了。所有的情感瞬间迸发,那堵墙瓦解了。我忽然很害怕,忍不住胡思乱想,也很后悔,若是他真的不幸被一刀致命,我该会有多后悔啊。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啊。他在的时候,我连句话都不愿对他讲。我觉得我一下子成长了,我扔掉了不好意思和那种羞耻,打电话给他,生平第一次打电话给他,哭了。

我爸是个很坚强的人,他并不把当时拒绝帮他的人这么对待他的态度放在心上。唯一有一件事,是我爸心里永远抹不开的痛。

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算是缓和了一些,他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凌厉,仿佛也受到了打击。

我爸给我二叔,他的亲弟弟打电话,说看能不能帮帮忙,二叔其实被我爸供养到在国外念完博士并且在国外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然而二叔说没有钱,不方便。我爸挂了电话以后还一直自责,说他这个弟弟受苦了,弟弟在国外离家那么远多少年见不到一次做哥哥的竟然要给弟弟开口。

再后来,我大四,实习,我决定到北京闯一闯。我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却有一颗男儿心。他当时应该也说过,可以花钱安排我去银行工作。又或者我愿意读研就继续,他也会供。但我不想了,我不想再靠别人生活,我要独立。一定要。

后来才知道把电话挂了以后我二叔把家里亲戚还有所有的朋友的电话打了一遍,说我爸生意已经失败了,年龄大了,是个废人,如果我爸给他们任何人打电话借钱一定不能借我爸。

在北京谁也不认识。他的发小,关叔,在北京。他把我的号码给了关叔,希望他多关照我一下。但是,很让他失望,我到北京很多天了也没接到关叔的电话。他打了几次电话问我,关叔有没有找我,我说没有,他应该觉得很没面子吧。因为这件事,他一直生关叔的气。

原来所谓的家人能做到这么决绝。当面一套背面一套。

来北京以后,有次他喝了酒,打电话给我,说了许多平常甚至是从来都没有说过的话,我将它称之为对我的表白。是第一次。他说,他不善于表达,他说虽说你长大了,但就像小燕儿,以前一直在他的翅膀的庇护下,现在却要出来单飞了。凡事都要注意。说他永远都会支持我,不管经济上还是什么,就说让我放心去闯。我很感动,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父爱的丝丝温暖。他的鼓励对我来说比任何人都重要。

现在我爸重新成为行业的翘楚,他依然会牵挂他那个弟,但我知道,他心里有梗。我们主要尊重我爸,不想给我爸压力,要不然家里其他人都不屑与我二叔为伍。真是让人寒透了心。

事实上,我是如此的在意他。因为太在意,以至于不知如何相处。

是老母亲和她亲妹妹之间发生的事,让人真正看到人性和自私与冷漠。

实习的第一年,那时候工资每月六百,但是因为大大的接济,我攒了五千块钱,过年回家前我去秀水,给他买了一块假的劳力士,花了二百块钱。他应该也是高兴的吧,但是却一直嘲笑我的表是假的。我当时暗自发誓,有一天我一定要给你买真的。就是这样,我就是如此的在意他,仿佛他的话,他的肯定与否定能直接控制我的人生,我的方向。辛苦攒来的五千块钱都给了家里。我只是想换的他们的一点认可。

母亲一生辛劳勤俭,对亲人朋友都大方,对自己却什么都舍不得。这些年,不知道怎么想的,总是被洗脑要参加什么发财的投资(就是cx),她亲妹妹也一起掺和着,两个人没少花钱在那些事上面。结果当然是谁也没赚到钱,都赔了不少。她妹妹觉得自己走上这条路就是因为认识了母亲的朋友,才导致赔钱的,一直各种抱怨,难听话没少说。

我终于不再是寄生虫了。

有一次,母亲把她省吃俭用一万元钱要还给一个亲戚,那个亲戚看母亲不容易,就没要,母亲就把钱给她亲妹妹,让她代替还钱。结果这个钱就落到了她亲妹手里,也没给亲戚。还扬言说,这是她姐姐欠她的。

你们终于也能沾上我的光了。

www463com,老母亲平日生活极其节俭,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攒这些钱,特别不容易,为的就是还亲戚曾经的情份。她妹妹就这样把钱扣下来了。

毕业第一年,我来北京,在长松工作,做的风生水起,经常给家里寄钱,给家里买电视,买衣服,给太爷买按摩椅,我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家里,我心甘情愿,我愿意,我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希望他们以我为荣。过年回家时,我给他买了金店最大的金戒指,和一个三千多块钱的飞亚达手表。至少这次是真的,给妈妈买了金手链,又给家里安上了电脑,给他们弟弟妹妹买衣服。我自己舍不得花,但是给他们花,看到他们满足我就高兴。

从那件事以后,我不再叫她姨,不再联系,从心里不再把她当成亲戚,断了来往。非常鄙视这种人。

我对家人的爱是很深的。仿佛他们是我奋斗的全部动力。我觉得我对妹妹弟弟也负有责任。所以我很拼。这是历史上我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春节,所有人都在讨论我,说我的工作好,说我有出息,他出去也很有面子,在其他几个姨夫和朋友面前都在炫耀他的金戒指。我在家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的重视。我说的每句话都开始有分量,有什么决策的时候,他甚至会说听大姑娘的。我也很开心,虽然那个春节只在家里呆了不到半个月。但是,他依然没有肯定我的工作,我给家里人看我们的启动大会,他说我们是搞传销的。我心里很难过,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总是这样,我永远也得不到他完全的认可。真的很难过。

是老爸在大病的时候,我妹要买车,这还不够狠,我要要娶媳妇妇,他自己没钱买,我借钱给他买了,到后来我需要钱花,我爸说跟妹商量嘛,我借你周转,办完酒还,我说好,我跟妹商量他既然说叫老爸不同意,要借一家两万,拿出来分,后来我也生气了,我说妹你把钱还给我,我不借老爸的。人情就这样淡薄

第二年,家里要用钱,我把刚存了死期的两万块钱取了出来给家里用了。我是直接打到了他的农行卡上。我给家里花的钱,花了就是花了,给了就是给了,我也没打算再要回来。即使再后来我穷的都没钱吃饭的情况下我也没有开口问他们再要一分。

我的亲戚并不多,姥姥家只有我母亲一个女儿,父亲也是一个独子,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大姑姑出嫁到我们村子北面的苏村,二姑姑出嫁到村东面的赵孤庄村。

去年八月我从长松辞职,后来去了那个环保公司,干了三个月,又辞职。过年回家时,手里已经没什么钱了。什么也没有给他们买。去年下半年,我都不是很顺,也没赚什么钱。不过和他的关系倒是还可以,我变得很依赖他,喝了酒或者没什么事儿我都会给他打电话,我也不再为此感到害羞和不好意思。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

因为我家里的兄弟姐妹太多,共计九个人。只有我父亲一个劳动力,养着这么大的一家子人,可见他肩上的担子有多大?生活负担有多重,家里有多穷?。

我先到的哈尔滨三姨家,在三姨家时和他视频,他问我这一年有什么成果吗?我当时真的很心寒。我是他的女儿啊,你一点都不懂考虑我的感受,不懂体贴关心我。赚不到钱,我也不想啊,外面的世界有多难,有多么险恶他会不知道吗?我又不是那种不长心的孩子,他这样说只会让我更加羞愧和上火啊。我当时就不想回家了。妈妈也觉得他不该那样说,当时就把他拉到旁边了。没有赚到钱,回家,本来就没底气,他再这样讲,我真的觉得,这个家没有必要回了。在外面累死累活,回到家里也得不到家人的体贴和安慰,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虽然穷,但是我的姥姥姥爷,我大姑和她的儿子,对我家都挺好。每到过年过节,我们不是去姥姥家里,就是去大姑姑的家里,因为他们会热情的招待我们,让我们吃好饭,吃饱饭。

这个年,在家里,我都过得不开心。我又被打回原形,我又不再是他的骄傲。工作不稳定,没对象,没什么钱。我又变成他的拖累,让他丢人的女儿了。我真的厌倦死了家里的一切。不想在家里呆。觉得自己没脸在家,什么都没有,只想往外面跑。经常出去和朋友们大吃大喝,每次都喝醉。

让我匪夷所思的是我二姑姑,他家里条件还算不错,可是我们去到他那里,不是冷眼冷语,就是爱搭不理的。

中间有一次,胡伟开车送我,在我姥家外面,胡伟的车被他看到了。他就问是谁,我没有说。因为不想惹麻烦。本来也没什么,说了是谁,他又要把人家祖宗八代都打听出来,我不想,所以我不说。但是也许他误会了什么。他说如果你要处对象,就正八经的处,领家来,别整这社会闲杂人等瞎扯。

有一次,我的二哥有病,父亲背着他去30里地外的地区人民医院。回来的时候,又渴又饿,晌午的时候,正好走到了我二姑的家边。就想去她那里吃点东西,休息休息再走。

依然是失望。他对我,半点信任都没有,我已经25了,他对我说的话,好像我是个小孩儿。这件事还不是导致关系破裂的关键,不过可以算是一个导火索。

看着二姑的锅,早就开了,应该掀锅了吧?可是我的二姑只是陪着我的父亲说话,却不说开饭。我父亲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看着姑姑没有心思留饭。没有办法,就只好背着我的二哥,饿着肚子,往我们的家里蹒跚。

在我走的前几天,机票已经定好了,村里的同学们出去过三八妇女节,出去聚会,叫了我,我在家里也没意思就跟着去了。他晚上喝多了,回到家里见我不在,就找我。我妈也没拿这事当什么了不得的事,就说我出去和那些人聚会了。结果,他就发了疯一样的,在家里开始骂我。家里还有外人在打麻将,他就这样破口大骂。给我打电话叫我回来,我说等会儿。我又给我妈打电话,他在旁边发了疯一样嗷嗷骂我。那些话,简直不堪入耳。难以想象他出自一个父亲之口。他说我死在外面也别回家,说我出去丢他的脸,不干好事。说永远不认我,跟我断绝父女关系。

这件事让我记忆很深,也让我怎么都对我的二姑姑爱不起来。想起父亲那倦怠的身体,背着孩子在路上趔趄,总会让我泪流满面。我真想对我二姑说,你怎么这样对待你的哥哥?让他的眼里有泪心里滴血。

我真的好伤心,我理解他是喝多了,我问他能不能好好沟通,他说不能,我跟你沟通你妈了个X,X你妈的,我怎么养活你这么个。。。。说罢,摔了我妈的电话,也摔了他自己的电话。

我说说我一个堂姐吧,那时候我们还小12岁吧,我外公外婆对我们都很好甚至比对自己亲孙子都还好,每次去外婆家,他们都会把各种好吃的特意给我们留下来等我们去她家的时候分给我们吃。后来有一次我外公病了,堂姐来看外公,还带了“礼物”,后来我们才发现堂姐带的礼物2条香烟是假的,饼干也是稀碎的还带一股霉味的那种。当时给我外公气的直接给扔猪食里喂猪了。

这些话像魔咒一样,我到现在也没忘。对了,大二的时候他也骂过我类似的话,我在家里敷面膜,他看不惯,骂我,说我像个小姐似的,嘚瑟。呵呵。这些是一个父亲说的。我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他要这样对我。对我一丁点的信任都没有,没有素质的破口大骂,让我在亲戚邻居朋友面前丢尽了脸面。无事也被他闹成好似有事一样。我哭了半夜,那晚睡在邻居家里。

我的表弟,很多年没有来过我们家,也没有过联系,我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后来从我姥姥那里知道的,给我打电话,都不认识我家,一直没有过联系,来了后借钱,我当时没有,就没有借给他,后来听我姥姥说他要和我断联系,因为说我扣,当时我很生气,再也不来往了。

我本打算第二天一早就离开,后来看到我妈在中间那个为难和上火,我觉得我不能再像以前了,提着箱子就走,我妈还有多伤心。我忍了。没有走。第二天他应该也是后悔了,没有再说什么。我后来又在家呆了几天,中间他曾没话找话主动向我示过好。但我没理。一直到走,我没有再和他说一句话。走的时候也没用他送。就那样走了。

后来也没再联系。我过生日,他在微信给我发了个大姑娘生日快乐。我实在不知道回什么,便回了个可爱的表情。前几天听我妈说,他还和我妈讲,说我不给他发微信。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和他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因为他的原因,回北京以后,一直心情不好,后来又发生了那个事情。在外面旅行了两个月,每次喝酒都会想起和他之间的不愉快。觉得人生都没了方向。不知道再为什么奋斗了。振作不起来。就觉得,最亲近最在乎的人都那样说自己,其他的还有什么意思呢。

今天父亲节,我到现在还是什么也没有对他说。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说不出口。我和他之间的结,不知道要怎么打开。即便我打了几个父亲节快乐过去,我心里的结也依然是没打开。所有的缺失和伤害也依然无法抹去。想到他,我的心还是一样的痛。

今天,最简单的话语,我却再对你说不出口。全世界都在表达,我却只有沉默着。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就那样被你毫不在乎的轻易摧毁。你说过的话在我心里留下的阴影和伤害还没有抹去,我无法忘记。即便我说了节日快乐,可在我心里的结却还是没有打开。所以,我什么也不想说,也不会再去期待什么。

父亲节,父亲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