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很看重友谊的人,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就是在我的闺蜜名单里有所变化,人数有多我不介意,可是当人数减少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难过、很难过,就像她,曾经很熟悉、无话不谈、衣服都可以互穿的闺蜜。我和她之间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彼此很多观念无法相容,虽然她没有做过什么伤害我的事,但是我最无法接受:她的小三身份。
她本是很无辜的。大学毕业后,到公司上班,年轻漂亮,幼稚,单纯。据她说,是因为老板开会的时候,她总是在下面傻呵呵的笑,所以老板才会注意到她。并且随后找了一个机会,拿走了她的第一次。
她告诉我的时候,两人已经在一起了。我问她,当初是怎么想的?她说,多少是有些骄傲的,毕竟,公司那么多人,能被老总看上,就像是被老师时刻表扬的学生一样,终究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
我听了心里很难过,因为她说的时候眼神是迷蒙的。她那时候还小,大学刚毕业,彼时的二十出头,并不比现在的二十出头,没谈过恋爱,甚至对男女之事都不了解。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占了便宜,完了还得腆着脸,说,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难过。
我比她年纪还要小,刚开始听说的时候,心里着实骇然。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有没有劝她离开了,只是后来很多年过去了,他们依旧联系。她也再没了以往的难过与羞耻,甚至会跟我讲,公司里新来的某某,好像对老板有意思,她说她如何的骂他,让他不要想着,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也会谈起他的老婆,但据说这个老板定期会找一个女人。据说在我朋友之前,她老板已经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了七年,当然,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媳妇。而他从那之后,不知道有没有再找别的女人,但和我的朋友在一起,这么一晃过去也有个十来年了。
朋友从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长成了三十多岁的熟女。她不算是很漂亮,但比较显小,因为长时间的和老板级的人相处,再加上本身的智慧,为人处世都很老道。所以她早就在公司坐上了财务总监的位置,也曾经和执行女总裁闹过多年别扭,但最终被董事长,也就是那个和她关系非同寻常的老板,给慢慢调和了。
如今她工资不算低,但也绝对不高,加上年终奖一个月也就是几千块钱。和她老板在一起的这些年,除了他买过一条铂金项链外,我听她给我说过别的贵重的东西。其他的应该就是吃吃饭,洗洗澡,偶尔买买衣服,几百块钱几百块钱的给过吧。但绝对不多。
这些事情,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可以理解为,她年少无知。或者说,她也从这段所谓感情中得到了成长,或者我可以用任何的理由去阐释,却为她开脱。
但我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她结婚了,有了孩子,依旧和那人在一起。
她结过婚后,我每次聊天只会说一句话,“对你老公好点。”
她因为年纪稍大些才结的婚,所以找的老公就是一普通上班族。当然没有她老板的年纪,没有他的成熟,没
有他的分寸,没有他的老板气派。所以,她对她老公百般不愿意,各种折腾,各种不情愿。
如今她结婚也有好几年了,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她依旧经常出差。
她每次给我说出差的时候,我隐约就能猜到些什么。
她说如今学会了宽容,觉得要多看看她老公的长处。
我笑了,我说你这么聪明,才知道这些吗? 她说是啊。 我说,对你老公好点。
她说,当然啦,他是我老来的伴啊。 其实我很想问,那你现在的伴是谁?
但我已与她渐行渐远,也无法像年少那般促膝长谈,只是希望她能够早日走出这段畸形的爱情,真正和自己的老公过上幸福开心的,平常日子。
最后我想分享的是,我不知道她得到了什么。成长?知识?怕是她换一个公司,总不会做到这么高的位置。毕竟她们公司也不算大。
她到底为何不肯分手呢?我曾在她结婚的时候劝她离开公司,但她沉默不语,却在之后的聊天中,会跟我提起:我现在用的化妆品,是老孔从澳大利亚带回来的,用起来还不错。
那就是还在联系,不是吗?只是再提起他的名字的时候,是那么的稀疏平常。
我特别想问问她:你是想做一辈子的小三吗? 可又想,这又与我有何关联?
作为朋友,只希望她越来越好,能够有健康、正常的生活。
我一直坚信,离开那个老男人,她一定会过的更好。

《深夜聊天》——我们不过是猪八戒,贪吃,好色,却不好不坏。               

有时候会想一个问题:人与人之间,是否一旦有了心灵上的隔阂就很难再拉近距离了?
我是这么以为的,一旦灵魂之间产生了隔阂,距离也许永远没法再拉近,因为心会条件反射的关上门。

《深夜聊天》是鲁文在网络上,开设的一档聊天节目。作为在都市生活太久的漂泊客,她知道在这个南方南的城市,有太多和她一样的人,有无助彷徨的时候,也有自以为是后的倒霉,当然还有开心的人想分享。

我的闺蜜,读书那会儿特要好女朋友,前段时间和她老公闹的沸沸扬扬的,原因是她老公在公司和另一个同事有暧昧关系,我们几个要好的都是看着他们一路走来,从学校里两个人开始谈恋爱,到学校毕业到结婚到生娃,他们都是彼此的初恋,能后走到一起其实也不容易。从谈恋爱到现在少说也有十五年了。前段时间她在我们四个闺蜜组合的微信群里问我们支不支持她离婚,我们一问才把事情的原委搞清楚了,原来是她老公在公司里和另一个同事因为工作上的往来比较多,一来二去两个人彼此有点暧昧关系,我闺蜜在她老公手机里发现了他给那同事情人节发红包,数字都是比较敏感的,还有其它什么七夕节,元宵节,三八妇女节等的,都会发红包过去。而且有时候我闺蜜还没有她老公的红包,我闺蜜发现后心里特别的难过,这么多年她一直把他放在心里,可是他却背着她和另一个女人有不清不明的关系,她想离婚但是不想影响孩子,不想离婚,但是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当然我们做闺蜜的都是劝和不劝离的,至少只是发现发红包,没有看到其它什么。也许其它什么事也没有,只是多想了。
其实我闺蜜来问我们的意思,也就是想从我们口中得到一些安慰,为自己找一个原谅他的借口,因为她心里在乎他但是他的行为又像是在她心里插了一根刺一样让她难受无比。
我们劝她,至少没有行为上的出轨,原谅他就忘记他之前犯的错误。
她听了我们的没有选择离婚,但是听她说起后来两个人还是会经常为了一点点小事而吵个不停,一吵就会提起那些旧事,没像以前那样一吵就好了。

这天,一个叫小佳的听友,在鲁文的微信上留下这一个故事。于是鲁文就将这个故事“我们都是猪八戒”作为今天的电台主题。

我想也许这就是心与心之间的隔阂吧,有些事一旦伤害到真正的内心,也许是很难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说起来那么简单,但是当局者去做到又是何其容易啊!
所以两个人的感情不要等有了心灵上的隔阂后再去弥补,也许那时已经晚了!

小佳有一个闺蜜,在年前向她哭诉说,自己都二十八九岁,还没找到合适的男朋友,过年都不敢回家,怕父母抱怨,怕亲戚鄙视,很羡慕小佳能那么快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和老陆成为天造地设的一对。

听完闺蜜的唠叨,小佳只能手扶额头,半响无语。小佳这闺蜜,不过是长得好点,学历高点,就觉得凤姐一个土妞,都能捯饬成气质姐,更别说她自己是真正的白骨精,找个男朋友更是高不成低不就,挑来挑去,终无果。

小佳闺蜜的工作能力不错,用小佳的话说,闺蜜业绩好的就跟尚方宝剑一般,在她们公司横着走,谁都不拽,对同事能用则用,按闺蜜的说法,弱者就应该为强者服务,理所应当。对客户下手,更是分毫不让。说资本家本来就要利益最大化,老板看得到自己争取的眼前利益就够了。安抚客户,有客服那帮人在,又不是吃闲饭的?小佳说,不想变成恶毒的闺蜜,说她不好,毕竟一个女孩独自打拼,真的不容易。

可是,在爱情上,闺蜜也是这样处理,希望爱情的盈利也是最大化。小佳曾经见过被闺蜜踢飞的一个前前男友,虽然相貌一般,不过自己小有事业,而且对她很好。貌似每天都会车接车送她上下班,出差一定会带礼物给她。小佳几个闺蜜,偶尔去她家做客,也是男主内,下厨做饭;女主外,客厅聊天,把她宠的就跟小公举似得。大家都说这么好的男人,还不赶紧嫁,别让他飞了。可她心里就是别扭,觉得他跟自己结婚,就属于猪八戒和嫦娥拜堂——天生就不登对,若以后生孩子,还会拉低下一代颜值。最终,还是将她的前前男友踢飞,从新找到一个才貌俱佳的小鲜肉。

小鲜肉确实养眼,闺蜜和小佳几个朋友聚餐时,闺蜜都是满面春风,鞍前马后伺候坐在她旁边的小鲜肉帅哥。可是没过多久,就不再带她的小鲜肉出来撑场面,而是找小佳几个出来唠嗑、抱怨。闺蜜觉得,和他在一起这么久,这个男朋友从来没有给她没过一次像样的礼物,两个人住在一起,家用、家务都是她一个人的,只会在饭做好时,夸赞她手艺不错。若是她不想做家务,不想做饭,他就会请钟点工做,或者带她出去吃,不过所有的账单都是她买单。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闺蜜觉得,自己就是在倒贴。听她抱怨这些,小佳说,她们几个都是集体翻白眼,自己好色,怪谁?而且,闺蜜就这样劳心劳力,为图个赏心悦目,还让人给撬墙角。自己嘴里的肉,硬是被狐狸精勾走,闺蜜是欲哭无泪,觉得能找到像小佳一样的老公也就知足,小佳虽然听闺蜜对她老公夸赞,却不担心会被撬墙角

 小佳说她自己和老公的缘分,真的算是同城见面不相识,不过没关系,有缘总会相逢。

在这个城市,那么多打拼的外乡人,本身就没有多少朋友,更不要说有亲戚在这个城市能依靠。想找个人结婚得,靠自己认识,圈子小,也没关系,只要肯拉低身段,朋友圈也就愿意有人搭线,于是小佳和老陆就是这么认识了。一个是在科研单位里,只知道闷头搞数据,不懂风花雪月的工科男;一个是整日在职场里,厮杀奔波的女汉子。两个人都抱着结婚的目的相识,聊天中觉得互相价值观对等,相处中一层一层的不熟悉就会慢慢克服,习惯也从契合到默契,最后从相知到相爱。一直觉得是闷葫芦的老陆,会给给小佳惊喜,说出自己的爱语,表达欢喜之情。

www463com, 
其实,老陆好吗?小佳觉得,真不算好。不知道下雨天,一定要来公司接小佳下班;不知道求婚时,一定得买钻戒;不知道跟未婚妻回去见家长,一定要打听清楚准岳父岳母的喜好再买礼物,不是花钱多就一定能讨喜。老陆只会在求婚时,把自己的工资卡和密码交给小佳说:“和我结婚吧!我们能有个家,可以好好过日子。”

  于是,两人就这样互相牵着彼此的手,安稳在婚姻围城里走下去。
小佳说,我不是白富美,他不是高富帅,我们不过是满身烟火气息的猪八戒,也许有点好吃懒做,不求进取;也许有点油嘴滑舌,贪财好色,在喧嚣的人群里不好也不坏,但这样就是最好的相爱。

 鲁文在电台上聊完这个故事后,她想对听她电台的朋友说,:“女人多少都会有点贪心,既想做美貌如花的阔太太,又巴望有男神一般的老公,但这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霸道总裁爱上你的戏码。如果一个女人能遇上一个贴心的猪八戒,真的好过骑白马的唐僧,或是踏七彩云的孙悟空,可惜很多女人都不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