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相信,每个人都会对生命中曾经的一道风景念念不忘,之于我,便是那梦里几度桃花影。

www463com 1

喜欢桃花,如女子爱美,男子爱貌美女子的心态,那样的应该。

直到我站在那艘叫做”东海神珠”的渡轮上,我还对着静傻傻地笑着。

桃花岛上的勿忘我

刚到三月,春风还不够细软,阳光还没攒足妩媚,桃花先急切切地开起来。放眼望去,到处都已经是花了,一朵两朵,千朵万朵,开得那样的迫不及待,那样的率真热烈!甚至,等不及长出几片遮羞的绿叶呀!她们都粉着俊脸,用热辣辣的目光看着你,说:“公子,我美吗?”美,太美,谁能抵得过这种诱惑?于是纷纷的人群,涌上这小小的桃花岛。人们看花的心情,也如花开的心情一样急切。能不急吗?晚了,花就落了。快点,来呀,一起来看桃花。

我是在五月的一个清晨抵达宁波的,当静在电话里说要和我一起走一次桃花岛的时候,我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趁一个双休日,奔赴曾经梦萦魂牵的地方。

早餐时无意中听老板说旁边有个桃花岛,我立刻扔了筷子央求他带我去。老板见没有客人,爽快地起身。

走在桃花树下,春风拂面,蜂蝶乱舞,春心荡漾。一张张粉面,娇滴滴抵到你面前,这是催护笔下的少女,十七八岁,站在桃花下拈花微笑。那年的人面桃花,妖娆了那年的春天,妖娆了唐人的诗篇,也妖娆了眼前的桃花。越往桃林深处,越觉春深。粉,还是粉,到处都是嫩嫩的粉色。喜欢,欢喜,再喜欢,一点都不觉得厌倦。如忽觉有隔世的错觉。这里,就是陶公笔下的世外桃源?我愿意就这样,站在春风里开成一朵,小小的桃花,美丽又妖娆,热烈又安静。陪陶渊明一起,吟诗,饮酒,种地,然后开了,落了。从此忘了前世,忘了今生,也忘了来世。

天气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不久前才停下了绵绵细雨。甲板上,我和静安静地站立,两个女子,刚才还嘻嘻地笑着闹着,这会儿,却安静了下来,任海风,肆意地吹拂着我们的脸。肆意地,拨弄着我们的长发。

老板是去广东打工回来后自己开店的年轻人,他一路上说外面再好,也好不过家里熟悉的山水。我们一路聊着经过风雨桥又绕过磨坊,直接进入芦苇丛生的小道,蔓延的青草几乎淹没了它,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踏过小道,转到了水渠之路。

远处依稀有笑声,已分不清,是桃花笑,还是人面笑?这一朵朵桃花,分明是聊斋里爱笑的樱宁姑娘。在春光中逢人便笑,笑得痴,笑得美,笑得灿。有行人一碰,更是让人挠腰肢窝儿的一般,笑得花枝乱战,花瓣飘飞,洒落一片片粉红色的银铃笑声。

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海,曾经留在脑海里的海是那么的波澜壮阔,那么的波涛汹涌,眼前的海却是安静的,它只是在风里掀着一点点的波痕,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此时的海有两种颜色,那抹黄色在转眼间便被一种清澈的蓝掩盖了,可是转眼间,它又翻滚着卷土而来,遮着了那些蓝色。

这条水渠建成于五六十年代,如今已无当年的灌溉之用,可是这条水渠很长,一直从山间通到寨子里,我想那首“幸福的渠水到我家”唱的就是眼前的水渠吧,当年定是盛况一时。我望着清澈的渠水“哗啦啦”向前奔,依然滋润着身旁的山林树木。

世人看桃花,有的以为桃花热闹,轻浮,是世俗的女子。其实不然。胡兰成说,桃花难画,因为她是静的。这个静字,初听愕然,细想果然。桃花若是不能静,怎能深得隐者的心意?怎能在远离尘嚣的地方,为隐居者开出一片世外的桃源静地?这样想时,再观察桃花。枝硬,有骨,全不似柳枝柔软。在微风中,她一丝不动,果然是静的。在红楼梦中,有一个场景最难忘。便是宝玉和黛玉,坐在桃花树下共看西厢记。两个玉人,一树桃影,还有随风飘落在身上和书卷上的花瓣,在记忆中定格成一幅安静的,曼妙的,又惊心动魄的爱情画面,太美。

我竟看得入迷了,我从来不知道海在瞬间可以这样随意地变换自己。静的声音却在此刻传来,”萍,你看。”

www463com 2

古往今来,写桃花的诗句许多。我喜欢“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样的句子。三两枝的桃花,必是半开的。像清新秀气的邻家小妹,坐于村口的江边,看自家的鸭子在水里嘻戏。也喜欢“桃花流水鳜鱼肥”这句。美丽的桃花下也许有阿妹,正笑盈盈地看着,溪水中捉鱼的阿哥呢。恰是鱼肥,花美,人娇!原来,这才是我喜欢的桃花啊,不妖,不媚。可亲,可怀。

顺着她的手势,我竟看见了不远处有一大群低飞着盘旋着的海鸟,再远处,是一座座掩映在海的薄雾里的一些岛屿。海鸟低飞,海岛隐约,我渐渐地,竟看得入了神了,一时间,不知身处何处。

幸福的渠水和芦苇

陶醉在桃花林里,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我以前工作的学校,它座落于一个贫瘠的山坡上。被风化的黄土地几乎寸草不生。而在倾倒生活垃圾的附近,却长出了一株桃花。开始,谁也没发现它,直到三年后,它忽然开出了一树的花来。那一年,整个春天都仿佛有了盎然的生机。许多的孩子,走到树下,仰着小脸看花,谁也不舍得摘一朵。待到花落后,树上结出小小的毛桃子,不及熟,却早被孩子们摘去解馋。看见她们高高兴兴的样子,分不清她们是我的学生还是桃花。

那里,可是我们要去的桃花岛?

我们走了大约两公里,又绕过一个黄土坡,那是正在开发的一片土地,听说要建一个现代化的养老医疗中心。

喜欢桃花。爱她的热情和安静,爱她的美丽和妖娆。爱她那乐观和率性……这就是桃花。我爱!

汽车在驶下渡轮的时候依然没有停下,我这才知道刚才看见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岛屿。坐在车上,惊异着我们的目的地究竟在什么地方,车子却在平坦的路上继续往前,直到看见了一片很空旷的田野,车子才拐了弯,才,慢慢停下来。

“看到那片竹林了吗?”老板伸手往前一指,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还在憧憬养老中心建成后的情景呢。

文/清霜QQ928098677

www463com桃花岛。到了吗?我和静飞速离开座位,手拉着手跳下车来,同行的人们哈哈笑开,哪有我们这样心急的人呢?

我雀跃着和老板挥手,穿过竹林到了这山中的桃花岛。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桃花岛,我知道的第一个是黄药师的桃花岛,岛上桃花灼灼,养育了古灵精怪的黄蓉。还有家乡的桃花源,那里与《桃花源记》里面的描述别无二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他们不知道,这个地方,我和静曾经揣了怎样的怀想,曾经带了怎样的梦。当桃花岛上俏黄蓉和郭靖的故事深植在我们青葱岁月里,当老顽童的顽皮形象一次又一次地温暖着我们忧伤的心情,当金庸的笔下黄药师的痴情和侠气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我们早已经为这个地方着迷了。年小时候的我们不知道桃花岛在何处,只是清晰地记住了当年看射雕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可以去一次桃花岛,那该有多好。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今天,我们终于来到了梦中几度萦绕的地方,我们要走一次当年的心情,我们要追寻一下心中美丽的神话。我们当然也知道,在这里,我们不会碰上故事里的任何一个人。

而我的家乡正处于武陵源,从小我见过最美的风景就是身边的桃花源。我曾在桃花开放的季节和同学们在漫山遍野的桃林里玩耍,也曾在桃树下写字看书,风过耳,花瓣落了满书满怀……我对以桃花命名的地方都很在意,慕其风景的同时应该还存有一份比较之心吧。

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座高大的古城墙,那便是桃花岛的入口吧。再抬头,我看见了城墙上的长长的回廊,有五彩的旌旗在飘扬。

www463com 3

我们终于到了梦中的地方。

岛上人家

是我们穿越了千年去了那个远古的时代了吗?为什么我仿佛听见了有娇俏的声音在呼喊着”靖哥哥”?为什么我似乎还听见了慢慢由远而近策马而来的声音?

小岛并不大,属于一个寨子的东南面,岛上人家临水而居,掩映在花草树木间,有一份悠然感,我突然想坐在竹楼上看风景,那时我会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呢?

走进景区,举目所及,是一些青砖素瓦简朴的建筑,还有低矮的草房,一个一个的草垛,应该是剧中的牛家庄吧,我和静宛然穿梭在时光的隧道里,我们相视一笑,走进一间草房,我看见了墙上挂着的蓑衣和刀剑,还有那静静立在墙角的纺纱机,若不是墙上还悬挂着一张又一张的剧照,我真以为是杨铁心他们外出狩猎还未归来呢。

www463com 4

穿过了这一个素雅的村落,我抬眼望向前方,我竟看见了一片灼灼的桃花,粉的白的,在浅浅阳光的映射下分外的妖娆,我不禁诧异起来,不是过了桃花盛开的季节了吗,为什么它还开得如此娇艳?莫非桃花岛的桃花真的是不会凋谢的?

打翻的花瀑

一路上,我还在遗憾着我们来这里已经错过了最美的花期,可是眼前,我竟开始分外的惊喜,我拉着静的手,朝着那片桃花飞奔而去。

我拾阶而上,想去那座白色的教堂模样的房子里,却被一路的醡浆草吸引,它们就像打翻了花神的罐子,花儿如瀑布四处奔流,在阳光下芬芳四溢。我脚下猝不及防地躲着它们又惊叹着它们,古道边石缝里台阶上全是它们的身影,粉红色的花儿如四处奔跑的小精灵,又闹又笑地撒欢,我禁不住被它们惹笑了,干脆坐在石阶上面陪它们,直到黄昏。

终于近了那片桃花,我却怎么也闻不到花的芳香,看不见花的生机了。若不是知道桃花早已经盛开过,我想此刻我一定会难过得落下泪来,为什么就不遵循着花开与花谢,而非要让这样的假花迷惑着我们的眼呢?

www463com 5

静笑着对我说:”你啊,就是这样,明明知道这时候不会看见桃花,还伤什么心呢?”我耸耸肩,对着她说:”我当然想看桃花,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非得这时候来。”

花如流水

看向一旁,有巨大的石头伫立着,”桃花岛””金庸”五个字赫然入目,我的心在这一刻,安然下来。

www463com 6

出现在眼前的,又是怎样的一派风光?

爱闹的花儿

只在我抬头的一瞬间,我便忘记了刚才的不快,现在眼里的是蓊郁的山峦和一面宁静的湖,曲桥,木栏,细柳,以及湖对面山坳里掩映在绿色中那些青砖碧瓦的古建筑,我一下子便开始恍惚起来,我究竟是来到了一个岛屿上,还是穿越了千年,追随着俏黄蓉的踪迹而来?

我让花儿在指尖跳跃,终是不忍心采摘,也忘记了去教堂,想着我已深处天堂,去不去无所谓了。

静却伸手指向那座山的顶峰,”萍。我们先爬那座山,如何?”

那片闪着波光的湖水吸引了我,一只鸭缓缓游过,划出一条水路,呈V型,它打破了湖水的静谧,却更显周遭宁静。

远远望去,好象是拇指从掌中弹出,弹指峰?好啊,先攻破那座山,我们再去桃花寨。

www463com 7

我们从”桃花岛”巨石背后取道而上。也许是刚下过雨,路面湿漉漉的,我和静走在蜿蜒的山道上,时而登着有水泥浇筑的台阶,时而跨着红色的泥泞,路的两旁,是浓密的树荫,我竟不时地看见了水仙的影子,我惊异着这样的山峦上,也有这样的芳香,静笑着说,这本来就是水仙花遍地的地方啊,若是我们在冬季来,漫山遍野是清幽的香气呢。

缓缓游过的鸭子

我总是错过了花期,我叹起气来。可就在我叹气的那一瞬间,我蓦地大声叫了起来,随而往一边躲开,突兀的声音和举动吓到了静,她疑惑着看我,我指着地上,那是一条条爬着的毛毛虫啊。而那一刻,我也发现我们走的这条路上,竟爬满了那样的虫子,无心再看满目的风景,我向前跑去。

我围着桃花岛转了好几圈,岛上有花有水有青山作伴,却无桃花满怀,也许不到季节。我却在它身上闻到了故乡桃花源的气息,宁静悠远又存有一方古意,落英缤纷随流水远去,正是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我们走的路是绕到弹指峰的后山腰的,终于不再看见毛毛虫的影子,我不顾路面的泥泞,与静往上攀登。我们拉着路两旁的灌木,停停歇歇,顾不上粘了泥的鞋子越来越沉重,我们已经看见山顶就在眼前。

李白也曾在这样的青山碧水间流连,也在桃花潭边和汪伦赋诗吟唱,与万巨饮酒高歌,从古至今,似乎有桃花处皆有人间真情,爱山水者皆恨不能此处即是逍遥人间的桃源仙境。

终于站在山顶的那一刻,我和静早已经满头大汗,可是眼前的景色如此迷人,一瞬间,我们俩谁也不说话,任山顶上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我在岛上待到黄昏日落,夜幕降临,我开始挥别桃花岛返回,路途穿越茂密的芦苇林,山风吹来有异响,细听确是虫鸣唧唧,我加快脚步,转弯看见山下的风雨桥近在咫尺,心安地缓缓下山。

有巨大的石块伫立着,隐约可见的碑刻上记载着元朝文学家吴莱到这里的一些赞词,转过身来时候,眼前竟是悬崖峭壁,有奇峰异岩在郁郁葱葱的绿色里千姿百态,尽展其姿。再极目远眺,波澜壮阔的海就那么清晰了,我看见了远处的白帆,我看见了波浪在无声地翻滚,我看见了海天一色里,一群又一群的海鸟在盘旋低飞……

www463com 8

和静在巨石旁坐下,这一刻,无比的静谧。

远远看见夜幕下的风雨桥

下山,我们取道直奔桃花寨。躲着那些可怕的毛毛虫,我看见了很多珍稀的树种,从标注的牌子上,有红毛椿、普陀樟和全绿叶冬青,可我无心看这些了,我的脑海里,只有桃花寨,那里,可有蓉儿的踪迹?

www463com 9

这里如此幽静,我和静穿梭在清溪曲桥上,看长长的回廊雕刻着远古的风情,看静静流淌的小溪里不时游过色彩斑斑的小鱼,看一座座暗红色的木建筑上”药师精舍””靖儿居”等熟悉不熟悉的名字,有一串又一串的红灯笼悬挂着,黄色的杏旗飘扬着,掩映在浓浓绿荫里的,是我们骨子里记着的那个虚幻的世界。

好远就看到它,好心安

静没有说话,她只是拉着我的手,安静地走在那样的清幽里,她的脸上,此刻有思考的样子,她的眼眸无比的清丽,我当然知道她这时候的心情,她和我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印象中蓉儿的样子,那个蛾眉敛黛,嫩脸匀红,口角间浅笑盈盈,丽容无俦,又带着三分天真烂漫娇媚的女子,会不会在这刻,不经意地窜到我们的眼前来呢?她会不会凭虚凌空的站在崖边,像一枝白茶花在风中微微晃动,然后向我们轻轻地娇笑,向我们招手呢?

一路想着桃花开时再回来,顷刻间已到风雨桥上。回首望向桃花岛,已难觅其踪迹。

终于还是没有看见故事中的谁谁谁,我们只是那么安静地走着,幻想着,此时此刻,我们只在当初或者有他们走过的地方寻觅着点点属于他们的痕迹,想象着的空气里,仿佛有他们淡淡的气息。

我坐在风雨桥上,有微风拂面,桥下蛙鸣阵阵,顿有此心安处是吾乡之意,吾乡尽在桃花漫漫处。

www463com,当一座典雅的唤作”蓉儿茶庄”的青色房子落入我们的眼帘,我看见了房前一大片绚烂的桃花,它们那么妖娆地绽放着,花瓣上那点点的水珠的痕迹,在这刻淡淡的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对着这样的桃花,我的心中已经没有欣喜,我只是这样呆呆地看着。这样的景色,虽然加入了人为的因素,但依然在任何一个时刻向如我的游人们展示着岛上最迷人最标志性的风景。

这样一想,也就不至于太伤感了,我们走向那坐落在桃花深处的蓉儿居室。一厅两居室都是典雅的布置,厅里一张方桌,桌上有一盘未下完的棋,右边是卧室,那张床上,还铺着红色的锦被,简单而素净,墙上依然的剧照提醒着我们,蓉儿或者早已经携手她的靖哥哥策马远去,奔赴江湖了。

门口的走廊上,我和静斜斜地倚靠着那暗红的柱子,我们对视着不说话。才知道,梦里几度萦绕的桃花影,终也只是梦里萦绕的样子,那恢弘的故事,那迷人的景致,那痴情又鲜活的人终也只是那么安静地停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远去的时光里,我们找不到我们想象的风景。

已是午后二点的时光,五月的天气,依然说变就变,这时候的阳光更淡了。

爬了山,走了一次桃花寨,折回来,我们再在湖边站立,这里终究也是如此的清幽和静谧,湖水在习习凉风中漾着点点的波痕,木制的栈桥上,那艘红色的画舫早已经远行,徒留下寻梦的人痴痴地凝望着,凝望着……

或者这就是梦境和现实的差异吧,梦里几度灼灼的桃花,它只是那么绚烂而娇艳地绽放在我们的内心深处,眼前的桃花岛兀自幽静而葱绿,寻不到故事中人们的踪迹,只看见千年以后的我们一遍一遍地走在或者有过他们的土地上,深深地怀恋。

幸好,我一直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女子,不说这一刻的失望和怅惘,我只安然地记取了它现在的样子,无论是梦里花开满天的绚烂,还是此时葱郁幽雅的宁静,眼前的桃花岛,只是一个淡然的女子,在红尘深处,静守着她最初的美丽。

我长长地叹息,对着静,轻轻笑起。两个女子,终于携手走了一次梦中的地方,以后的匆匆岁月,或者依然会对这道风景念念不忘,但,再无遗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