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决定记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时间是BEYOND演唱会这天的凌晨1点17分。

一个在毕业后,跟我吵架,闹了别扭的大学室友,在我们绝交了三年后的今天,打电话给我通知我她结婚了,请我出席她的婚礼。

 
其实可能关于闺密的话题已经快被写烂了,但是女生那么多,闺密自然也是各有特点,但我想,闺密这种关系也是需要经营才会长久吧。在此我谨发表个人看法,不一定适用于所有的闺密关系。今天我要说的就是,闺密之间是不是真的不该有秘密呢。

www463com,听到广播里说“年轻的男孩子喜欢用不同于对待一般人的态度来对待他所喜欢的人”。我想,难道他们都选择了用“恶意”来表示爱意吗?

面对她的邀请,我竟然毫无所措,思考一番,觉得心好累,不想理会。

       
就说一说我和我的闺密吧。我和闺密是发小,小学初中一直是好朋友,初中不在一个班了之后还会相互写信。那个年纪的小女生可能都会有暗恋的人吧,我和我闺密也不例外,但是当时令我震惊的确实闺密与我喜欢同一个男孩,就是我小学的同桌X,她是写信告诉我的,我已经不记得我在回信中是如何告诉她我和她喜欢的是同一个人了。但这件事情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以后也都没有在提过X(X初中没有和我们在一个学校)。我们依然乐此不疲的写信,分享着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某一天发生的某件趣事,我们传递信的方式也很特殊,我俩明明每天放学都会一起回家的,但信从来不会直接给对方,而是在某个课间托某个同学帮忙传递,打给觉得这才像写信吧。看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明白我俩之间的感情了。后来我上了高中,但她却没有再上学。

那个时候的我们确实很年轻。我不隐瞒打一开始我就想和他接近。初三那年,我们成为死党。

我在跟她绝交的第一个月,我很生气,那时候我觉得她就像个爱占便宜的小人,天天想着占这个人的便宜,占那个人的便宜。我深恶痛绝这样的人品质,也很讨厌自己被她占便宜,觉得跟她绝交,理所当然。

再后来我又上了大学,自从初中毕业我们分开后见面也很少了,联系也慢慢变少,但我们情分一点也没有少。高二的时候有一个校外的男生K,是我们一个同学M的堂哥,不知道怎么就加上了我的qq,一直和我聊天,到了后来就有一些暧昧的那样,但他从来不说喜欢,只说想我,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我上大二的时候,那时候我真的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了,就也不理了。也就在那几天,我闺密问我,觉得K这人怎么样(闺密和k的堂妹M也是好朋友),但我和K的事情我没有和别人说过,毕竟暧昧的关系我也不知如何定位,更不知该如何跟别人说,所以我说我不知道,跟他不熟。闺密告诉我,这段时间K在追求她。我当时有点懵,我从来不知道闺密和K已经那么熟了,但我当时是真心希望他们两个能在一起的,一来我对K并没有那种感情,二来他们两个无论是从外貌,工作,和生活上都是非常合适的,他们在同一个城市上班。而我还在上学。当时我猜想,K一定没有向闺密说过我的事情,而我也选择没说,因为我的位置真的很尴尬,作为闺密我应该告诉她,K曾有两个选择。但作为闺密我又不能说,他的另一个选择是我,而我不能说的原因正是因为,K是由于我的拒绝才选择了闺密。所以我选择了对这件事只字不提。但是意外总是会发生,我不知道闺密是怎么知道的。有一天闺密突然问我:“影子,k追过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懵了,这种质问的语气,我心里很委屈。K从始至终就没有正面的明确的说过他喜欢我。我有怎么能在他追你,并且很明显你也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说一句:“那个追你的男生,追过我。”这样的话,我想我是真的说不出口,而且确确实实,K并没有真正的追过我。

直到今天我才完全明白,当初他为什么会在每个课间“惹”我,引得我生气,或是大笑,或是追着他满教室跑。当时的我太幼稚,太天真。起初甚至以为这仅仅是同学间的玩闹而已。“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倘若我做为一个旁观者,或许可以发觉我俩之间并非友情这么简单了。

现在跟她绝交的第三年,在我已经忘了这个人的时候,往事重提。说实话,我并不想参加她的婚礼,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我的心告诉我,不要去了。

     这件事情,算是在我和闺密之间有了一个小疙瘩。

后来,时间长了,次数多了,我开始觉得他有些过份。因为面对中考,当时以为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于是我不知轻重的第一次向他提出了“绝交”。他没有给我任何语言上的回应,而是用行为告诉了我:他已经从我的生活圈子中退出。

在这件事上,我想了很多很多。假如我去了她的婚礼,我看到了那些大学同学,我是感慨我们都变了,我们都成长了,还是跟同学叙旧聊天,聊各自的收入,各自的工作情况,还是,跟新娘重修旧好,各自都在感慨,各自为当年自己的粗鲁不友好行为道歉呢?

     
现在,类似的事情又可笑的重演,还记得X吗,就是我和闺密小时候同时喜欢的那个男生,20天前我们在一起了,在经历了九年没有说过过话,后三年没有见过面,没有任何联系之后。这时候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和闺密说了,终于鼓足勇气告诉她,我和X在一起了。但得到的是一盆冷水,她一点也不看好我们。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怕我看错人,但我还年轻啊,我渴望爱情啊,我暗恋了十一年的人,向我表白,我怎么可能拒绝。但闺密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头。我有些后悔告诉她这件事情。

应该是在很短的一段“清净”的时间之后,我便开始不自在,失失落落,总是觉得少了一些东西。不久,一切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想了很多,都是徒想,无意义。

 
这两天我一直在反省,明明我和闺密都是再为对方着想,却为什么总是伤了对方的心呢?或许闺密间也并不是什么话都能说,什么事都能做,闺密间也该有点秘密吧。

至此,我仍旧没意识到我和他之间逐渐异常的感情。直到,另外一个女生,一个我始终认为是我第一个知己的朋友,加入到我们之中。

假如我不去的话,让我的同学帮我带份子过去,那我看到我们同寝室的其他人,开心的自拍后,我会不会难过呢?会不会失落落的呢?失落肯定是有的,难过也是有的,光现在在这里想象,就已经难过起来了。

  影子

一些传言渐渐在同学中散开:他和她以前是同班同学,一直很要好。而我扮演着不太光彩的第三者。只是我对此毫无察觉,仍旧拉着他和她聊天,直到某个课间,她在他靠近之后走开。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决定,不去了。

欢迎读者们的评论与建议以及指点

我想是我做了错事,应该为她做些什么。于是再次有了封绝交信。事前我绝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想去,是因为我真的不想再和这个同学重修旧好了,我觉得跟她相处很累,她是个万人迷,人缘关系庞大,我并不想像以前那样的模式,跟她相处,我以前就不怎么喜欢跟她在一起。

感谢

这一次他没有沉默,却比沉默更让我后悔不已。在交给他信的第一个周末,他托人回复了一封信,他在信里说“对不起,一直以来烦到你了……”语气客气得让我心碎。

我不想去,是因为这种绝交后的久别重逢竟然在人家的婚礼上,她不觉得尴尬,也许她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可是,我做不到,我觉得到时候,我的笑容都是那么的虚伪与无奈。

2016年07月21日凌晨

接下来一个星期他不见踪影。整整7天以后,他回来了。周日的晚上一个男同学告诉我他已经到家。我掩饰不住的失望——他甚至连电话也不想再打给我。

我不想去,是因为我觉得去重修旧好也没有意义。就像这三年来,我们从来没有联系过,我几乎就把她忘掉了,对她就像陌生人一样的感情,去参加她的婚礼,她不别扭,我做不到。


这之后我们再没有一从前的热络。

最终,我决定,不去了,红包可以让我的一个同学帮我带过去。

周一早晨,他失踪后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竟无语。我猜他眼犄角机决定不要再理我。我不知道他都想通了些什么,我只觉得之间的隔膜越来越厚。

现在想想,有些东西,我要放下了。她没错,我没错,只是,我们面对的时间,面对的事件,面对的地点,全部变了,我们都变了。

“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现在也不那么遗憾。”

现在能聊得来的除了身边的几个同事,还有我初中以来一直联系的同学,就这么几个人。小时候,总觉得自己要成为所有人都喜欢的人,交很多的朋友。而在长大后,交了很多的朋友,真正能够聊得来,经常联系的,却只有那么几个人。

遗憾。留给我的只有遗憾。

我的世界,从渴望的天下皆是我朋友,到有几个能经常聊得来的人,就已经足够。我长大了,现在我的这样的改变,我还不知道好不好,毕竟很多东西,很多认识,都会从我的生活经历中,慢慢地改变。

留言本,他以字太难看拒绝了。

生活在改变,经验在改变,也许我的心也在改变,可是,有些东西是改变不了的。

照片,他说他不爱照相拒绝了。

就连最初他抄给我BEYOND《真的爱你》的歌词也早已不知所踪。

至今我只有两张与他的合影。一张是毕业留影;一张是毕业后,在一个同学的生日会上只有我们各自侧脸的饭桌合影。没错,当时我们面对面而坐,只相隔一张饭桌的距离。可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人做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